纪念王立纯 吕天琳:有一种庆典叫永生

纪念王立纯 吕天琳:有一种庆典叫永生

很多熟悉王立纯的作家和诗人朋友,经常把他的名字读成王立存,撮口呼变成了合口呼,透着一种自己人的随和与亲切,殊不知他的名字暗含着某种独立存在立此存照的语义上的意外,他的创作和思考,他的生活与关切,都给人打下这样的烙印。 他的独立存在让他不同于普通人作为个体普遍葆有的世俗与盲从,更多的时候你能听到他偷眼查看世道人心的善意的笑声和悲悯的哭声,仅从《雾失楼台》《麟之趾》《春天的花玻璃》《一棵树,结俩梨》《口罩》等篇什中便可见一斑,这些作品当中自然少不了他作为一种上帝之眼的存在表达的特立独行的批判与思考,更能见出他来自普通人对身处其中芸芸众生感同身受的怜惜、贴心贴肺的抚慰和不随大溜的评价。 此外,他的立此存照也通过作品亮明了自己的生活态度和文化身份,自呈一种平民英豪的坦荡和职业作家的良知。

通读他的四部长篇,你会看到与实际生活中的王立纯不一样的王立存。 私下里,我把他的四部长篇意会成一副对联,上联是:庆典彰显气度,翩翩诗情煽旺月上篝火;下联是:龙伞撑起风骨,汩汩热血点染苍山神话。

作为一位全国知名、省内颇具影响的作家,王立纯的存在意义和思想价值是不容置疑的,我们今天读他的作品能够感知的依然很多,并且总能体会到源源不断的新意和不断挖掘出的深意,这正是他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