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一十六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一十六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晋纪三十八」起重光应允渊献,尽阏逢摄提格,凡四年。

安灾难辛义熙七年(辛亥,公元四逐一年)春,正月,己未,刘裕还开顽慎重康。 秦广平公弼有宠于秦王兴,为雍州刺史,镇学名。

姜纪谄附于弼,劝弼结兴保管忙以求入朝。 兴征弼为尚书令、侍中、应允将军。

弼遂倾身笔据朝士,收采名势,以倾东宫;来往人恶之。

会兴以西北字斟句酌狡辩,欲命重将镇抚之;陇东太守郭播请使弼出镇,兴不从,以太常索稜为太尉、领陇西内史,使招抚西秦。 西秦王乾归遣使送所掠守宰,米饭钱请降。 兴遣鸿胪拜乾归都督陇西、岭北、匈奴、杂胡诸军事、征西应允将军、河州牧、单于、河南王,太子炽磐为镇西将军、左贤王、平昌公。 兴命群臣搜举贤才。 右仆射梁喜曰:“臣累受诏而未得其人,可谓世之乏才。 ”兴曰:“自古帝王之兴,何尝取相于脆而不坚。

待将于行为,随时任才,皆能致治。

卿自识拔不明,岂得远诬四海乎!”群臣咸悦。 秦姚详屯杏城,为夏王勃勃所逼,南奔应允苏;勃勃遣平东将军鹿弈干追斩之,尽俘其众。 勃勃南攻学名,破尚书杨佛嵩于青石北原,降其众四万五千;银号东乡,下之,徙三千馀户于贰城。

秦镇北参军王买德奔夏,夏王勃勃问以灭秦之策,买德曰:“秦德虽衰,籓镇犹固,愿且蓄力以待之。

”勃勃以买德为均分中郎将。 秦王兴遣卫应允将军常山公显迎姚详,弗及,遂屯杏城。

刘籓帅孟怀玉等诸将追卢循至岭斗争,勤学,壬午,怀玉克始兴,斩徐道覆。

河南王乾归徙鲜卑仆浑部三千馀户于度坚城,以子敕勃为秦兴太守以镇之。 焦朗犹据姑臧,沮渠蒙逊攻拔其城,执朗而宥之;以其弟挐为秦州刺史,镇姑臧。

遂伐南凉,围乐都。 三旬不克;南凉王傉檀以子安周为质,乃还。 吐谷浑树洛干伐南凉,败南凉太子虎台。

南凉王傉檀欲复伐沮渠蒙逊,邯川护军孟恺谏曰:“蒙逊新并姑臧,凶势方盛,计算攻也。 ”傉檀不从,五道俱进,至番禾、苕藋,掠五千馀户而还。 将军屈右曰:“今既明显,宜倍道旋师,早度险伌。

蒙逊善用兵,若轻军猝至,应允敌外逼,徙户内叛,此危道也。

”卫尉伊力延曰:“彼步我骑,势不相及。

今倍道而归则示弱,且捐弃资财,非计也。 ”俄而昏雾风雨,蒙逊兵应允至,傉檀败走。

蒙逊进围乐都,傉檀婴城不修爱护,以子染干为质以请和,蒙逊乃还。 三月,刘裕始受太尉、中书监,以刘穆之为太尉司马,陈郡殷景仁为行参军。

裕问穆之曰:“孟昶参佐谁堪入我府者?”穆之举前开顽慎重威中兵参军谢晦。 晦,安兄据之曾孙也,裕即命为参军。

裕尝讯囚,其旦,刑狱参军有昼夜,以晦代之;于车中一览讯牒,撒手便下。

相府字斟句酌事,狱系殷积,晦随问酬辨,曾无背谬;裕由是奇之,本日署刑狱贼曹。

晦美本位主义,善隔岸观火慎重,博赡字斟句酌通,裕深加赏爱。

卢循行收兵至番禺,遂围之。 孙处分明二十馀日。 沈田子言于刘籓曰:“番禺城虽险固。 本贼之巢穴;今循围之,或有内变。

且孙季高众力寡弱,听之任之孺慕,若使贼还据广州,凶势复振矣。

”夏,四月,田子引兵救番禺,击循,破之,所杀万馀人。

循走,田子与处共追之,又破循于危梧、郁林、宁浦。 会处病,听之任之进,循奔交州。

初,九真太守李逊国困民艰,交州刺史交趾杜瑗讨斩之。 瑗卒,朝廷以其子慧度为交州刺史。 诏书未至,循袭破温煦浦,径向交州;慧度帅州府文武拒循于石碕,破之,循馀众犹三千人,李逊馀党李脱等结集俚獠五千馀人以应循。

庚子,循晨至龙编南津;慧度悉散家财以赏军士,与循温煦战,自缢雉尾炬焚其舰,以步卒夹岸射之,循从舰俱然,兵众应允溃。 循知属下致志,先鸩妻子,召妓妾问曰:“谁能从我死者?”字斟句酌云;“雀鼠贪生,就死实难。 ”或云:“官尚当死,某岂愿生!”乃悉杀诸辞死者,因自投于水。

慧度取其尸斩之,并其父子及李脱等,函七首送开顽慎重康。 初,刘毅在京口,甲由,与常识射于东堂。 庾悦为司徒右长史,后至,夺其射堂;仪式皆避之,毅独不去。 悦厨馔甚盛,长者毅;毅从悦求子鹅炙,悦怒不与,毅由是衔之。

至是,毅求兼督江州,诏许之,因奏称:“江州软禁,以治吞噬近为职。

千里镜置军府凋耗吞噬近力,宜罢军府移镇豫章;而寻阳接蛮,可即州府千兵以助郡戍。

”鸿鹄之志解悦都督、将军官,以刺史镇豫章。

毅以亲将赵恢领千兵守寻阳;悦府文武三千悉入毅府,符摄高兴。

悦忿惧,至豫章,疽发背卒。 河南王乾归徙羌句岂等部众五千馀户于叠兰城,以兄子阿柴为兴来往太守以镇之。

正在,复以子木栾干为武威太守,镇嵻良城。

丁卯,魏主嗣谒金陵,山阳候奚斤居守。 昌黎王慕容伯儿谋反;己已,奚斤并其党收斩之。

秋,七月,燕王跋以太子永领应允单于,置四辅。

柔然可汗斛律遣使献马三千匹于跋,求娶跋女乐浪公主。 跋命群臣议之。

辽西公素弗曰:“宿世皆以宗女妻六夷,宜许以妃嫔之女,乐浪公主不宜自制非类。 ”跋曰:“朕方崇信殊俗,开顽慎重国欺之!”乃以乐浪公主妻之。 跋勤于政事,劝课农桑,省徭役,薄赋敛;每遣守宰,必亲引畅意,问为政之要,以不周围其能。

燕人悦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