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别来无恙[主人翁顾盛夏席念琛]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爱你别来无恙[主人翁顾盛夏席念琛]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荣城国际机场。 “总裁,老宅那边来了电话……”人流中,一抹身材挺拔的男人戴着墨镜缓缓朝着门口走来,男人身边的助理微微颔首,恭敬地说到。 只是话未说完,就被男人低沉醇哑的嗓音蓦然打断,语气森冷至极,透着浓浓的恨意与不屑:“这无非是那虚伪女人的把戏。

”话落,男人俯身坐进车里,随手将衣领最上方的两颗扣子解开,狭眸微眯,淡然吐出:“事情调查的如何?”“总裁,情况属实。

”助理依旧十分恭敬的回答,只是在说话的时候语气有微微的停顿,眼神通过后视镜看向坐在后方的男人。

男人低垂着眼,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神。 他的五官线条清晰完美,格外的耀眼而养眼。

俊挺的鼻梁,如画的眉目,漂亮的嘴唇,刀雕一般的立体轮廓。

一眼望去,让人找不到丝毫瑕疵,宛如鬼斧神工的雕刻品。 许久男人才抬起头来,摇下车窗,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霓虹灯。

目光如炬,如黑暗中缓缓走来的暗夜撒旦!荣成的夏夜,闷热的一丝微风都没有,让人的心情也随之变得压抑起来。 三年了,因为那个女人,他未曾踏足这个城市一步,如不是老太太逼迫,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重新回到这里。 男人紧握成拳的双手昭示了他此时此刻到底有多么的愤怒。

这一次,他发誓,如果那个女人还不知收敛,他一定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伴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

漫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

刹那间,狂风大作,哗哗下起倾盆大雨,雷声震天,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公路上的积水越来越多,奔驰的快车呼啸而过,水珠飞溅……“回老宅。

”男人升起车窗,抬起头来,用着让人不容置喙的语气坚定地说道。 助理闻言,恭敬的回答,说道:“是,总裁。 ”席家老宅。 外面那呼啸的风声和雷声很大,可却影响不了床上躺着的可人儿。 顾盛夏因为高烧的缘故睡的有些沉,迷迷糊糊之中却感觉身边躺了一个人。

直到那人猛地伸手拽住她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狠狠一握,一股冰凉的冷厉之气,瞬间袭向顾盛夏的全身。

还不等她彻底反应过来,便听到男人那低醇的嗓音说出了一句十分轻蔑的话。 “顾盛夏,你现在这样子很像等待被操的ji\/女,就如此迫不及待?”他诱人的薄唇紧抿,溢出冷戾至极的声音,声音幽冷犹如从寒潭发出一般。 因男人的话,顾盛夏瞬间清醒了过来。 下一瞬,男人冷眸骤然眯起,白皙的大手紧紧捏住她的下颚,目光凌厉的睨着她,“你知道挑衅我底线的后果?虚伪的女人!”“你,你松手!”顾盛夏因高烧而有些沙哑的嗓音听在男人的耳中,却成了变相的邀请。

男人的周身也因这短短的一句话变得更加慑人,手抓着顾盛夏的力道也不由得加重。

更是毫无预兆的直接掀开顾盛夏紧裹着的被子,眼神变得异样的凶狠,那双大手毫无怜惜之意撕扯着她的睡衣。

顾盛夏慌了,脑海中再次出现了三年前在酒店的那个画面,喝醉酒的他,以及尚有一丝丝理智的她……只是那个时候的她想要反抗,却无能为力,只能深深的感受着男人像是一头野兽一般驰骋着,掠夺着。

“不要,放开我。 ”“放开?呵,我看你是想张开腿。

”顾盛夏的挣扎让男人越发愤怒,不知羞耻的女人,他碰了都觉得恶心!“等着我上你吧!”男人的声音冰冷刺骨,如同来自地狱的撒旦,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因为他的话语以火箭的速度下降。 “不是,我没有。 ”“噹噹噹,少爷,少奶奶,老太太请你们到客厅去。

”倏地,门外响起管家大叔那恭敬的声音,也打断了男人阴狠的动作。 趁着男人停顿的一下,顾盛夏使出浑身上下的力气,一把将没有防备的男人从自己身上推开。 以最快的速度从床上跑来,缩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顾盛夏紧紧裹着刚刚被男人撕扯过的衣服,浑身颤颤发抖。 她一转过身,看清了男人冷俊的面容,对上了他清冷凛冽似剑的目光。

即使害怕,顾盛夏还是抬眸看向他,声音沙哑中透着疏离的意味:“席先生,如非必然,我绝不会打扰你。

”是,如非必然,她绝对不会联系她这个三年未曾见一面的名义上的丈夫——荣城权势滔天的席家继承人席念琛。 他虽只有27岁,但却已经是S市垄断商业王朝的传奇人物。 商场上的他,性格高冷毒辣,被誉为职场最凶残的刽子手。

然而生活中的他,却是一个比撒旦还要凶狠的男人。 顾盛夏心中忐忑不安着,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时刻在防备着眼前的男人。

他恨她,她何尝不知,只是不管是那时的她,还是现在的她,都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少爷,少奶奶?”似乎因为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站在门口的管家大叔,再次恭敬的开口。

“告诉老太太,马上下去。 ”男人双眸微眯,如墨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瑟缩在角落的女人,他淡漠的目光犀利了几分,吐出的话更是清冷摄人。 顾盛夏被他这样盯着,莫名的有些不自在起来,头也慢慢的低垂了下来。 她很心慌,抓着胸前衣服的手,更是紧了几分。

“顾盛夏,记住你的身份,不要轻易挑衅我,不然后果自负!”说完,男人直接从床上起来,随手抽出床头柜上放着的湿纸巾。 将自己的手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那模样,就好像是他刚刚碰了一件让他多么恶心的东西一般。

男人动作优雅的转身,眸光微微眯起,眼眸阴沉了起来,走到门口,却停了下来,说道:“如果你饥渴到需要男人,我不介意帮你找几个来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