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海南中学最牛班主任的一些感想

关于海南中学最牛班主任的一些感想

  当我在网上看到《海南中学“最牛班主任”带出7保送生》这一标题,我实在不知道是该为海南的教育感到悲哀,还是该嗤笑这样的炒作太过低俗。

  我不是悲哀海南的教育落后,我只是悲哀海南最好的中学居然为一个班七个保送生而便可大张旗鼓,引出“最牛班主任”。 我不知道上海最牛的中学——华东师大第二附属中学那个史上最牛班级的老师和学生看到这则新闻会不会笑到喷饭了?要知道,他们班上54人中31个获清华大学保送资格,15个获北京大学保送资格,余下的8个学生也分别获得了上海交大和复旦大学的保送资格。   我不是嗤笑这般炒作的洋相百出,我只是嗤笑这样的炒作实在是弄巧成拙。 我不知道湖北最牛的中学——华中师大一附中理科实验班的学生们看到这则新闻又会以一种怎样悲悯的姿态来可怜自己的班主任。

毕竟,他们的竞赛成绩可是一个班30人中就有40人次的各学科全国竞赛的一等奖,获奖比率全省第一,全国领先,16人获得全国决赛金牌。 人数和获奖比率全国第一;8人进入国家集训队,涵盖数、理、化、生等所有学科,全省唯一,全国前列。

而他们这个班不但全班30人保送,而且其中20人是保送清华北大。 他们的班主任都尚且不敢说是最牛班主任。

  举完了前面两所学校的例子,那么我也不必再继续罗列另外两所教育部直属重点中学的数据了。 其实放眼全国,能与四所教育部直属重点中学媲美的中学也不在少数,我就不知道上传这篇报道的记者哪来这么大的勇气写下这个标题?我更不知道他究竟是真心想赞誉海南的教育,突出表现海南中学的教育水平,还是居心叵测地想给全国人民看一个大笑话,抹黑海南的教育形象!但无论如何,我所希望的是这位被冠以“最牛班主任”称号的人民教师对自己能保持高度清醒的认识。   记得当年上中学时,我的班主任曾在课上说过这么一番话:“老师的本分是教好学生,不是用学生标榜自己。 作为老师,你的努力和成绩,学生和家长都会看在眼里。 当一位老师需要用自己曾经教出多么优秀的学生来标榜自己时,他本身已经不成其为一个合格的老师。

因为能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始终能上清华北大,他们的成绩是自己学出来的,不是老师教出来的。 如果有一天,你们毕业之后再回到学校,我会向你们提起我的教学成绩多么优秀,教出多少个牛人学生时,我希望那时的你们能提醒我这么一个事实,我已经不再是一名合格的教师!”  其实我在网上就看到有网友质疑所谓的最牛班主任,他说这个班汇集了一个省最顶尖的学生,出了这样的成绩有什么可以炫耀的。

我觉得无论是像湖北、湖南、江苏那样的教育发达省份,又或是像西藏,青海,海南那样的教育相对薄弱省份,大家都陷入了一种误区就是抢占优质生源!确实,我不得不承认抢占优质生源是学校获取得巨大社会效益的不二捷径。

但教育毕竟是教育,你把很优秀的学生教好不难,难的是你把不优秀的学生教好。 作为老师能通过教育的手段将一个孩子引导其趋向于理想的方向,才是教育的目的。 而不是避重就轻,窃据学生的成绩为自己的业绩,以此作为衡量业绩的标准。   当学生成就了“最牛班主任”,那么这就注定是一个教育的悲剧!如果这种价值取向继续延续,我实在看不到当地教育发展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