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夕阳》第六章:青春骚动

《天堂夕阳》第六章:青春骚动

第六章:青春骚动  天堂中学在国内的影响越来越大。 为了追踪参与实验项目的学生成长情况。

市里按照上面的要求,把天堂中学项目班的首期初中毕业生安置在本地最好的一高中。

可是项目班的大部分学生适应不了一高中的应试教育。 不但学习成绩显著下降,日常学校活动中也与本地学生很难相处。 为了解决舆论质疑,政府决定在这些孩子初中毕业半年后恢复天堂中学高中部。

但这与当初同喆利集团签订的捐赠协议存在抵触。

如果市里坚持这么做,喆利集团与其他两家捐赠企业就可能中止每年三千万元的捐赠,离开这笔捐赠赞助,天堂模式也就难以维持,而市里又拿不出这笔钱。 最后在侯征与卜昱的调谐下,市里把三年来拖欠天堂中学的公办校教育经费立即兑现,捐赠方与市里续签了倘若再发生市里拖欠国拨教育经费现象,捐赠随即中止的补充协议。

天堂中学把现有初中部每年级八个班中的四个班用来招收实验项目班的偏远农村学生,恢复每年级四个班的天堂中学高中部。 全校共计三十六个教学班,给天堂中学增加了54个教师编制,除天堂中学从其他高中商调来的18个教师外,其余36名均由天堂中学独立面向社会择优招聘新毕业的大学生。

招聘过程接受整个社会监督。

  天堂中学高中部首批学生主要是接收原天堂中学项目班的初中毕业生。

121名项目班首批毕业生除关玉秀意外身亡,另有17名因为成绩优异被动员选择留在一中外,其他93名原项目班同学选择回天堂中学高中部。 天堂中学高一年级又接收了35名原本校的初中毕业生,侯征提议将这些孩子打乱,与另35名回天堂中学高中部的原本校初中毕业生重新编班,卜昱提议仍由曾非、藤远值、梅尘香、程予担任班主任。

侯征原意是让这些孩子接受新的老师,培养适应新环境的能力。 卜昱虽然是以建议的口吻提出来的,但为了树立这个被自己理想绑架的学生的威信,增强徒弟的信心,便没有反对。

只是学生处分班时,向韩雪冰主任,讲了讲自己的想法。 于是学生处分班时设了个限定条件,让原项目班的学生回避自己的初中班主任,这是后话。

  首期初中项目班毕业后,天堂中学初一项目班又接收了第二批107名偏远地区的乡下孩子。

报道后,因为听说了关玉秀案的一些谣言,自动放弃退学回原地6名。 卜昱从本地学生中挑选了19名家庭生活困难的孩子充斥到项目班里,这样他们在今后的升学方面,会得到社会方方面面的照顾。

  关案悲剧,虽然让天堂中学名声大震。 还给天堂模式正了名。 可是对于骨子里充满柔情的卜昱来讲,却是他一生抹不去的痛。

他曾经要自己出钱给关玉秀的爷爷、奶奶养老送终。 可是这样一来,可能招来社会上对他责任的质疑,授人以柄。

所以侯征说服卜昱,由他出面代表学校征得池宇轩赞助。

在诉两家媒体名誉侵权案之前,侯征又通过媒体把喆利集团对关玉秀爷爷、奶奶进行人道主义安置的消息对社会公布,校方通过媒体对此深表感谢。 舆论增加了喆利集团的社会影响力。

关案铺天盖地的新闻报导半年后,喆利集团产品国内市场销售额增加了1。 5个百分点,纯利润略超集团对天堂中学的年捐赠额。 这也是当初侯征说服池宇轩为天堂中学的讼前财产保全提供担保,赞助安置关玉秀爷爷、奶奶的理由,喆利集团董事会也是基于这种理由才通过了池宇轩的提议。 最后侯征又力主把起诉两家媒体与敫润吉父母得到的全部赔偿用来抚慰关玉秀的父母和安置关玉秀的爷爷、奶奶,不足部分再由喆利集团赞助。

一个现代企业集团,想要长期公益性地捐赠教育,仅靠师生、同学的个人感情与集团法人的个人境界是难以维系的。   关玉秀案终结后,可是影响远没有就此打住。 若非发现处理及时,险些让关玉秀的悲剧重演。 乌云琪琪格回到天堂中学程予任班主任的高一年级二班后,与滕远值老师的高一年级一班的褚少杰相爱。

在天堂初中项目班时,褚少杰追求乌云琪琪格,可是乌云琪琪格暗恋敫润吉,始终没有答应。 回到天堂中学后,褚少杰任校学生会体育委员。

乌云琪琪格任校学生会文艺委员。

一次在下午校游泳馆游泳时,乌云琪琪格腿抽筋,当时负责游泳馆救生轮值的褚少杰一个漂亮的跳水式跃入水中,救起了乌云琪琪格。

从此两人暗暗地恋爱了。   一天学校停电,高中住宿生晚自习停上。

褚少杰最后锁上门离开高一?四班教室,两人在乌云琪琪格所在的高一?二班教室幽会。 泼赖的乌云琪琪格自从被褚少杰从水中救起后,感动他多年的追求,内心已经开始接受这个生长在南方水乡清江岸边身材颀长的男孩。   高一的褚少杰身高已经从入项目班时略矮于乌云琪琪格高出这个追求多年的心中偶像半头,身材也壮实了许多。 乌云琪琪格也已出落成一米六二的大姑娘,草原民族女孩子鸭蛋形的脸庞上宽下窄,披肩的长发,比汉族女孩子略重的眉毛,一双清澈大眼睛,鼻梁不高极具蒙古民族的特色,长在这张脸上却显得很和谐,不大不小配在这张脸上正合适的嘴,加上蒙古族女孩子开朗、执着的性格,使这个18岁远离家乡的姑娘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

学生处曾经多次要求她把头发剪成短发,可是她执拗不肯。

后来侯征做工作,她才答应在校园里离开寝室后就把头发束起来。   两人重新回到天堂中学后,褚少杰触景生情,只要乌云琪琪格出现在视野里,他的目光就很少离开过这个让他身心都无法抗拒的蒙古族女同学身上。 当他发现乌云琪琪格喜欢到游泳馆游泳时,就主动请缨到游泳馆作义务救生员。

而从小在蒙古草原长大的乌云琪琪格来项目班之前不会水,到了天堂中学后因为游泳是体育课的必修项目,勉强学会了蛙泳。 可初中时她还是喜欢在操场上跑跳,除非游泳课,很少去游泳馆。

项目班首期学生毕业,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安排全国各省份的首期实验项目班的学生交流性旅游,乌云琪琪格与其他十名首期项目班的毕业生代表天堂中学参加,在海南岛她第一次看见大海,领略了比草原还要博大的海洋,羡慕那些在大海里自由畅游的南方孩子。

可当时她的水性只敢在贴近岸边的地方接受海浪的撩拨。

  在一高中时文化课学习很紧张,让她很少有机会到游泳馆练习,体育课也是象征性的。

而且一高中的学生数量多,休息日游泳馆象个大浴池,人多得根本游不起来。

此番回到天堂中学,她决心好好练练水性,将来有机会也到大海里一试身手。

那天由于游得时间长了些,腿部痉挛,连喝了几口水,幸好褚少杰目光不时地关注她,在第一时间把她从水中救起。

天堂中学的游泳馆有一个标准泳池,一个练习泳池。 练习泳池是由浅水区逐渐到深水区的,泳池的一端是斜坡式的可以直接走上岸。

乌云琪琪格被褚少杰从深水区拖到浅水区时,因为呛蒙了,是被褚少杰抱上岸的。

其他救生员用担架把她抬到校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