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40914 谋财害命“黑救护”

《焦点访谈》 20140914 谋财害命“黑救护”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救护车大家都熟悉,它是救急救命的,关键时刻离不开。 这些车它们总停在医院门口,外表看和一般救护车没什么区别,但是人们一旦上错了车就可能遇到麻烦,甚至还可能要了人命。   7月3号早上6点,陕西省永寿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在一辆救护车上发现了四名死者,公安人员随即赶往现场。

  报警者是这辆救护车的驾驶员,据其介绍,他们从福建运送一名意外死亡的打工者返回甘肃,死者家属同车陪伴,行至312国道永寿段时,发现坐在后面车厢的四名家属出现意外。

勘察现场时警方发现,这台救护车后部的两扇玻璃被拆掉了,车内有一台汽油发电机用于给冰棺制冷供电,在发电机的排气管与消音器结合部分出现了异常。   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应该就是导致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

然而蹊跷的是,普通救护车都是用来救助病人的,配有相应的急救设备和医务人员。 而这台肇事车辆上没有任何救助设备,只放着一口冰棺,用来拉尸体,这是正规救护车不允许的,显然这是一辆非法运营的黑救护车。 警方随后在对车辆作进一步检查时发现这辆从福建开往甘肃的救护车既不属于福建,也不属于甘肃,它的车牌号为豫PMH120,也就是说它来自河南周口。 经查这辆车来自河南省项城市养和医院,但在车内却存有大量河南省公安医院的派车单。   车辆属于项城市养和医院,派车单位却是河南省公安医院,医疗转送同意书上面盖的竟是北京家急送紧急救援咨询有限公司的公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警方兵分三路,奔赴福建、河南、北京展开调查。

  原来,潘某某等四人从北京的一家公司承包了3辆救护车,专门负责福建片区的业务。

这家公司的全称是北京家急送紧急救援咨询有限公司,老板姓郭。 记者在北京企业信息网上查询,公司的经营范围仅仅是咨询类的服务,并不包含救护车运营的业务。   警方根据地址调查,发现原来就是北京120急救中心,急救中心的负责人说根本就没有这家公司。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只有医疗机构可以配置救护车,郭某的咨询公司并不具备配置救护车的条件,承包给福建潘某某等人的车辆都是项城市养和医院名下的车辆,肇事车辆豫PMH120便是其中之一。

按理说,医疗机构救护车辆不能转让、承包给个人经营。 项城市养和医院的救护车怎么就到了郭某手中了呢?  经调查,养和医院的法人说他们根本就没有120急救车,车牌是真的,报户的手续是假的。

通过周口市交警支队车管所查出来,在养和医院名下挂有8辆120急救车,其他车辆14辆,共计22辆车,但是这些车连养和医院自己都不知道。   警方发现,这些车辆都没有在养和医院和当地卫生部门备案,但在当地交管部门的车辆审批记录上,却有这两个部门的公章。 把原来项城卫生局的原印章和养和医院的原印章进行技术比对,发现有明显差异。

看来这两个公章是被人模仿刻制后盖上去的。

  师某是北京家急送项城分公司的负责人,和北京家急送公司负责人郭某是表亲。 师某用假手续办理了救护车牌照以后,由郭某把车辆租赁出去,每月收取管理费。 随着调查的深入,重点集中到郭某身上,那么这个郭某究竟是什么人呢?  经调查,郭某是河南省公安厅高速交警总队的一个民警。   伪造假手续,办出真牌照,黑救护车的幕后老板竟是一名警察。

案情可谓一波三折,出人意料,案发以后郭某、师某等人闻风而逃。 据警方调查,除了现在被警方控制的肇事车辆,其他21辆黑救护车仍在非法运营。

四条意外死亡的人命,牵出一条黑救护车的利益链。

其实,黑救护现象存在已久,也不仅限于福建一地。

那么它们是如何生存运营的呢?记者最近在上海进行了调查。

  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全国不少地区有关黑救护车的报道层出不穷。 日前,记者在上海就这一现象进行了暗访。

  由于属非法运营,这些黑救护平时一般难得一见,但记者在上海几家大型医院附近看到,医院厕所门上,走廊的墙上,甚至病房里,都贴有黑救护车的广告。

一位知情人透露,这些黑救护车一般都停在医院附近,一有生意便闻风而出。

  记者在上海中山医院、肿瘤医院附近发现了许多黑救护车。

它们大多由普通车辆改装而成,稍好点儿的,里面配有一些急救设备,简陋点儿的只配一副担架、一罐氧气,有的连担架都没有,只放一只氧气瓶,还有的什么都没有,就冒充救护车。   上海正规救护车跨省服务的收费标准是每公里14元,随车医生、急救药物、急救设备的使用不再另收费用,而这些黑救护车虽然报价通常会便宜一些。

但这些车辆的急救设备简陋,也没有随车医生,还经常会半路加价。

  据知情人透露,这些黑救护车之所以总有生意可做,是因为一些医院的医务人员和护工总能帮他们介绍生意,厦门运尸案中的黑救护车就是厦门一位医务人员帮忙介绍的。

在上海一家医院,记者以病人家属的名义请医务人员帮助找一辆可以跨省的救护车。

  这位医务人员要求记者先提供床位号,然后才给电话,记者只好作罢。

但从她的答复中可以看出,她对黑救护并不陌生。 记者来到另一家大型医院胸外科,尝试着从医院的护工那里了解一些情况。 得知记者要找跨省的黑救护车,两位护工立刻热情地与记者攀谈起来。   这位护工不愿提供电话号码,而是帮记者联系到对方,约好当天晚上8点在医院面谈。 晚上8点,记者见到了前来赴约的黑车联系人,据车主说介绍人要从中间抽30%的提成。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上海就有约40辆黑救护车非法运营,在上海暗访期间,记者亲眼见到各种黑救护车十多辆,这些黑救护中除了一辆是河北牌照,其他都挂着河南的牌照。 一辆车停在路边,透过车窗,还能看到项城市职工医院的字样,而另一辆停在小区里的救护车,收据上还印着淮阳县妇幼保健院的公章。

在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的住院大楼里和上海急救中心的网站上,记者还看到了这样的告示,上面写着:非法运营的救护车以河南周口的牌照居多。

  据了解,全国许多大中城市正规急救车运营力量不足,给黑急救车市场提供了空间,这些车设备简陋,漫天要价,没有专业医护人员,非法运送尸体,给急救行业带来的危害不言而喻。 但相关部门对这些车辆的监管远远没有跟上。   现在黑急救车的上牌、承包、运营几乎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涉及的关系错综复杂,其中个别执法人员和医院的工作人员,知法犯法、监守自盗,里外勾结,非法牟利,是黑救护车生意兴隆畅行无阻的重要原因。

因此要根除黑救护车必须从源头下手,铲除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