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水浒第三章 聚义厅

大话水浒第三章 聚义厅

第三章聚义厅当我站在台上,为“替天行道”誓师大会发表声明的时候,自己心既在激动的笑,也在感动的哭。

吴用用他特有的风格开始点名:“这么多胸毛?李逵!叫你刮刮嘛,说了今天是大场面。

”“梁山第一帅,柴进,帅啊,幸好我不搞GEY。 ”“你是扈三娘还是母大虫,我们梁山就这么几个女人,啊,原来是后院厨房的大妈,不好意思。 ”“怎么只有107个呢,哦,王英你原来在底下啊,谁叫你这么矮,得了,别抱怨了,‘丝米马赛’。

”庐俊义把上个月的业务考核交给我;我们猪圈的母猪生了两之小猪,一个有八只脚,一个头有四百多斤重;在石迁儿兄弟的带领下,灭“四害”的成绩显著,臭虫苍蝇依旧在,鸡全没了;还有戴宗,为梁山开展了特快转递业务,树立了一面赚取外快的旗帜。 那天我在声明里说了什么早已全然不记得了,大概是些鼓励士气,脱了裤子放屁之类的话,因为我喝高了,一个喝高了的人,忘记什么都是正常的。 其实不只是我,所有人都喝高了,都翻到桌子底下去了。

李逵以前叫我“哥哥”,结果那次醉的非要喊我“爷爷”;鲁智深差点把“替天行道”的杆子当垂杨柳拔出来;庐老二大概是真晕了,把他那把家传的碧玉匕首硬往我包里塞,说我不要就看不起他!总之,我们那一晚玩的很疯,也很过分,以前没有过,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了。 当我从梦中惊醒,我刚好看到阎婆希用她那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 在她的眸子里,我分明看到自己眼里充满了晶莹的液体,我翻出枕头底下的碧玉匕首,它也同样映出我眼睛里模糊的东西。 尽管除了一些没有任何关联的片断,什么都想不起来,但我还是写了一首诗: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说它熟悉是因为我记得院子里的桃花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