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阳山虫群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606章 阳山虫群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地球,阳山。

这个云海被“异形之母”寄生的地方,这个云海当年“发迹”的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虫山。 毫无疑问,到如今为止,人类包括从摩云河系迁移过来的雷厉等人,没人知道这些虫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以前,当异形大量存在于地球时,除了个别人曾经见过少量这种虫子以外,更多的幸存者完全就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那时的它们,甚至还比不起地球上的老鼠。

变异的凶鼠,每次出现都会形成恐怖的鼠潮,从“病毒”爆发初期挺过来的幸存者,不知多少个临时基地多少人死在了它们口中。

然而现在的虫子,成了地球的毒瘤。 残忍暴戾的凶兽,甚至连地球人类包括雷厉等人到现在提起来都很心悸的异形,都比不上这些同样仿佛机械生物似的虫子。

三角形的锐状头颅。 灰色的身躯完全是角质化的骨板,体侧的翼翅骨膜绷紧时,足以在一飞而过间,轻易地切断凶兽的脑袋。 一共长着四对节肢,锋锐的边缘位置就跟镰刀似的,而顶端完全就是尖刺。

三角形的头颅,两侧探出了两根内弧形的腭肢,内侧还生长着几根异常锋利的尖细小腭肢,看上去异常狰狞。

跟异形一样,它们可以自如地切换姿态。 人立而起的它们,达到了近两米高度。 而这只是更多的虫子的体型大小,跟人类中的大个子一样,它们中间一样有特别庞大的一些虫子,体长超过了六米左右。

有大的,也有小的。 最小的虫子不过五六十公分左右。 它们的数量才是最多的。

体型特征跟异形极度地相似,都充满了机械化的风格。 唯一不同的是,异形因为宿主的不同。

在具备相似体型特征的同时,更多的异形都不尽相同。 而这些虫子却是不同。 它们都是一样的外形模样,仿佛是机械生物加工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来的一样,除了个别的大小差异,完全就一个模子铸造出来的。 被称作虫子,不仅是因为它们壮观而恐怖的数量,更多是它们的胃口。

如果从地球轨道外看向地球,人们就会惊诧地发现,因为末世“病毒”或者说“进化剂”的出现。

疯长的植被覆盖的地球表面,又出现了大片恶藓似的灰白。

没有什么不吃的,这些虫子跟蝗虫的区别就是,它们的餐谱上几乎囊括了一切生物——植物也是生物的范畴。 恶藓似的灰白,从沿海地带向前推进,如今已经推进到了阳山。 十几万虫子一字排开,除了数千只虫子在高空警戒以外,其它的虫子都在地面上疯狂地向前推进着。 沙沙沙沙……比它们身躯还高的草丛成片地消失在它们的腭唇当中,当一株株巨树在它们节肢的疾刺劈砍下轰然倒塌后,就会有数量不等的虫子合回复将它抓起来。

迅速地运向了阳山。 偶尔有一两只受惊的凶兽从草丛、树林中仓皇奔逃出来,还没跑出多远,便被一拥而上的虫子杀死了。

只是杀死。 而不是分尸或者吞食。

死去的凶兽,大到高达五米左右的变异野猪,小到只有半米长的凶鼠,都会被虫子抓起来运向阳山方向。 阳山,已经彻底地变成了秃山。 除了连虫子都看不上的潮湿的苔藓以外,覆盖了山体的植被已经被吞噬一尽。 山体上,几乎站满了虫子。

特别是山顶上,近千只格外巨大的虫子警惕地守在四处,还有近百只低空不停地盘旋着。

大量的树木在阳山上洞口位置就被这些大虫锋锐的节肢均匀地切断了开来。

再由那些小一些的虫子运进了山洞。 包括大量的凶兽尸体,虽然相对于鲜美的肉食。 更多只能吃植物的虫子更想咬上一口,但没有一只虫子偷食。 哪怕它这么做也不会被别的虫子发现。 “吼!”就在上百只虫子分别抓着分割开来的肉块落到山顶时,阳山后还没被侵蚀的森林当中,一声愤怒的嘶吼声惊雷般炸响起来。

紧接着,参天的树林中,一棵棵巨树轰然栽倒。

地动山摇,浓密的树叶颤栗着。 巨大的脚步冲撞声,就跟天神将地表当成了鼓面极力擂响。 “桀桀……”山体及山顶上十几万虫子一齐振翅飞了起来,集体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 当一声格外尖锐的古怪叫声响起时,其它更多的虫子飞到了山顶上,就跟乌云似的牢牢守住了山顶的低空。 近百只体长超过了六米的大虫子振翅飞了起来,急速地朝着那动静愈来愈大也越来越近的森林中飞了过去。

“吼!”又是一声惊雷似的愤怒嘶吼声响起,在最短的时间内靠近了阳山后,未知的生物在嘶吼声中跳了起来,重重地撞击在了阳山后山的峭壁上。

俨然一个庞然大物。 身高达到了二十多米,体表遍布着黑色的钢毛。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变异巨猿双眸一片赤红,在将悬崖峭壁撞出一个坑洞后,它粗长而有力的双臂交错,竟是以与身躯不相称的速度迅速地向山顶攀去。

“桀……”虫子的速度比它还快,虽然这些大一些的虫子不理解这只变异巨猿为什么会愚蠢地选择进攻而不是逃跑,就像它们不能理解它怀有身孕的配偶被虫子刚刚切成碎片带进山洞后,这只巨猿根本已经疯狂一样。

不能理解归不能理解,但面对敢于侵犯挑衅的巨猿,这些虫子其实更喜欢——筑巢需要太多太多的生物尸体了,而血肉生物明显比植物更好。

发出糁人的怪叫声,一大群虫子撑开翼翅,******一样俯冲向了峭壁。 “吼!”眼眸极度充血的巨猿双臂急速交错,迅速地攀到峭壁一处平台上,仍旧没有逃跑意识的它,面对着黑压压俯冲过来的虫子,在狂暴的嘶吼声中双拳擂起了自己高高鼓起的胸膛。

“砰”地一声巨响,一只最先飞过来的虫子被变异巨猿的左爪捏住了腭肢,随即就被它的右拳重重地擂中三角头颅,重重地撞在了峭壁了。 峭壁应声而裂,那只巨虫的颅骨轰然炸开,在坚硬石壁上留下了一片暗灰色的潮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