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辰柳诗画的小说-女明星的贴身保镖小说

主角是叶辰柳诗画的小说-女明星的贴身保镖小说

《女明星的贴身保镖》精选:“好吧。

”叶辰点了点头,毕竟干啥的都有试用期,就连娶媳妇都不例外,试用试用,要是不合适还能退货。

“先说好,从今以后,负责柳诗画安全工作的,仅就你一个人!”张辛蓝说道,她的意思很明白,重金聘能将,可能者就要多劳。 本来柳诗画有四个保镖,现在锐减到一个,就算一个月给叶辰十万那也没有什么,因为一个高级保镖的身价就在两万左右,柳诗画之前的保镖费用一个月也得发下去八万,现在只不过增加了两万预算而已。

要是叶辰真能胜任,那么他还真值十万,毕竟那些特级保镖都是年薪百万,只不过那种级别的保镖都是豪门家主才能匹配。

“我也说清楚一点,我只负责安全。 ”叶辰说道。

“好!”柳诗画直接就应下了。 张辛蓝白了柳诗画一眼,这妮子怎么就这么莽撞,你逛街的时候不还得要个提包的?这是小事情不假,可是到时候万一真有零碎小事,这货就是死活不伸手怎么办!不得不说,张辛蓝这个经纪人真的很称职,把一些细微的琐事全部考虑在内了。 “你们说,我们是不是是打印一份合同?”叶辰又弱弱的说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本大明星还会赖账不成!”柳诗画一下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怒视叶辰。 张辛蓝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签署形式合同这是流程,她反而感觉这合同还必须得签。 “好,过两天我会拟好合同书。 ”张辛蓝很识大体的点了点头。

就算叶辰不提这件事情,她也会把签合同摆在明面上,叶辰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毛孩子了,变成了一匹脱缰野马,没有什么束缚住她还真不放心。 “那好,从今天开始,我就为两位大美女当牛做马了!”叶辰立即表决。 “你就是我自己的牛马,跟张姐没关系!”柳诗画的嘴巴都撅到天上去了,她觉得这货看张辛蓝的眼神很不对劲,这两人之间绝对有猫腻。

“做你牛马是要收费的,而做张经济的牛马是本人额外赠送的!”叶辰无耻道,一番交流下来,三人之间倒也是熟络起来,开个玩笑根本就不痛不痒。

张辛蓝听到叶辰的话,心中猛然一动,这货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就是我自己的牛,我自己的马!”柳诗画再次强调,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总感觉哪里别扭。 “好吧,那你来骑你的马吧!”叶辰淡淡道。 “……”柳诗画瞪大了眼睛,简直难以置信叶辰会说出这样的话,最终她的小脸涨得通红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张辛蓝看了一眼叶辰,这小子怎么着十多年不见,就变的这么坏了,竟然敢打趣大明星了。

“好了,你们怎么跟一对冤家是的,能不能不要在斗嘴了,诗画你赶紧休息去吧,明天还有一场活动呢!”张辛蓝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身体,看向叶辰:“叶辰跟过来,我带你去房间休息。 ”柳诗画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润红,张姐都在说什么呢,谁跟这个土鳖是冤家,她是国民女神柳诗画,叶辰只是一个乡村小王子而已,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物。 柳诗画刚想狠狠地反驳几句,可是张辛蓝已经带着叶辰去楼上的卧室了,她无趣的看了看两人的背景,最后只好去休息,充足的作息时间,才是她美丽到爆的终极法宝。

柳诗画的这座别墅很大,加上天色已经很晚,附近根本没有歇脚的酒店,所以张辛蓝就在这里给叶辰安排了一间住宿房间。

看着美貌动人的张辛蓝,叶辰无疑是心动了。

张辛蓝主动带他去房间休息,这种行为让叶辰胡思乱想,莫非她没忘儿时的好,心里一直有我?这时,叶辰已经在想,怎么接近张辛蓝,把这个美女娶回家。

其实,第一眼看到张辛蓝,叶辰就有一种莫名心动!不知道是不是一见钟情,叶辰就是很喜欢张辛蓝,若是这个美女经济,每天能给他捶腿,揉肩,抛媚眼,那简直是世上最美的事情。

当然,叶辰没有考虑过他是不是能配得上张辛蓝,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世上最优秀的男子,如果连他都配不上,那么这世间还有谁能配得上?张辛蓝推开了一个房间门,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走了进去,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张辛蓝对着叶辰感激道,今天的事情若不是叶辰出现,她绝对难道这一劫。 “呵呵,也就是碰巧了。

”叶辰受宠不惊,露出土鳖式笑容,谦虚,才是男儿应有的本色。 “十多年前你才七八岁,还是一个毛孩子,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发生了难以想象的蜕变。 ”张辛蓝看着叶辰,脸上露出追忆之色。

张辛蓝在乡下长大,是个地道的农村娃,如今虽凤舞九天,可是以往的那段时光,才是最美好的,那个时候的她才是最天真烂漫的。 “每一个人都会成长。

”叶辰道。 “你现在还真是充满了神秘,有一身高强的本领不说,而且你的身份好像也挺不简单的。

”张辛蓝对着叶辰莫测高深的一笑,她毕竟是个经历过大世面的女人,看出了叶辰那隐藏的锋芒。

“是吗?”叶辰一笑,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张辛蓝认真的打量叶辰,想要看透他的秘密。 可是,她没看出来秘密,倒是发现,叶辰长的挺好看的。

如刀削般的脸庞上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只不过年轻人的眼睛应该都是有神的,叶辰的双眸却有些黯淡无光,好似历经了沧桑,淡青色的胡茬给他增添了一抹男人的魅力,只是身上的破旧迷彩服,还有那长时间没有打理过的头发,把他的形象大大拉低,像是一个农村来的土包子。 张辛蓝看着叶辰,突然发觉叶辰也在看她,眼神之中尽是含情脉脉,这让她心中一阵慌乱。

“啊,你干嘛!”张辛蓝骤然一声惊呼,因为叶辰抱住了她。

“小蓝儿,你心里是不是一直都有我?”叶辰突然抓住张辛蓝的手,唤出了这个亲昵的称呼。

“放开!”张辛蓝怒了。 这货小时候就占她便宜,长大了居然还这样。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叶辰扶住张辛蓝的肩,用他那深邃的目光看着张辛蓝。

叶辰的眼睛真的很迷人,那深邃的目光中好像隐藏着许多故事,张辛蓝心神在一瞬间就被他的双眸给吸引住了,那究竟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张辛蓝恍惚间好像从这双眸子中看到了一个身影嘶吼中挣扎,在沐浴鲜血中得永生!这个男人,究竟经历了什么?现在的氛围真的很奇妙,张辛蓝心里好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多年前,我说我长大了娶你,你说可以……你还记得吗?”叶辰想起了当年的玩笑话。

叶辰小的时候鬼马精灵,他最喜欢缠着张辛蓝,没事就吵着要和她玩耍。

张辛蓝那时候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叶辰只是一个小毛孩子,两人根本不在一个年龄段,可是叶辰好像就是认准了张辛蓝一般,每天都要找她玩闹。

叶辰是一个很可怜的孩子,他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死掉了,三岁时父亲也发生意外,触电身亡,不过那个时候的乡村间充满了淳朴,叶辰没了爹娘,爷爷NaiNai也早已故去,村里的人就索Xing你喂他一口米,我给他半个馍,把叶辰慢慢的给喂养大了。 张辛蓝知道叶辰的身世,所以对于个淘气包也是尽量迁就,虽然不是一个年龄段的人,但也时常玩闹。

那个时候的叶辰曾说过长大后要娶她做媳妇,不过那时候的张辛蓝只是一笑,满口答应下来,因为她知道他们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以后的生活根本不会发生交际。

时至今日,那个顽劣毛孩寻来了,他问她还记不记的说要嫁给他!张辛蓝慌了,当年的话只是一个玩笑,叶辰现在这是在对自己求婚了?“当年你那么小,我也不成熟,说的都是玩笑话!”张辛蓝不敢看叶辰忧郁的小眼神了,因为她怕自己犯花痴。

“那你欺骗了我这么多年,我青Chun就这样白白损耗了?”叶辰失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