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全文免费阅读 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苏鸢司璟容小说最新章节

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全文免费阅读 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苏鸢司璟容小说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试读:苏鸢咬了咬唇,为难的看着司璟容,“我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

”司璟容笑了下,眼睑泄出凉意,“看来要重新教你怎么伺候金主了。

”说着,不顾苏鸢的抗拒,俯身压了下去。 “唔……”正当温热的唇贴上来时,苏鸢不合时宜呕了一下,因为是躺着,生生又被她咽了回去。 难受的感觉在她整个头部炸开,鼻子**得难受,嗓子也一样,眼睛酸涩的蒙了一层眼泪,最难受的是这突然发作的恶心,马上又要吐出来!什么也顾不上了,一把推开了司璟容,光着脚冲出了房间。 司璟容黑着脸,半撑着身体,看着身下空荡荡的床。

洗手间里呕吐和冲水的声音很大,让他的脸又阴沉了几分。 苏鸢感觉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了,整个人虚弱的瘫在洗手池边。

“我真的这么恶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司璟容高大的身影站在身后。 苏鸢眼里一泡泪,可怜兮兮的摆手,“不怪司先生。 ”“司先生?”司璟容挑眉,这称呼,生分。

忽然冷笑了下,看来她是真想和自己划清界限了。 苏鸢眼波映在灯光下,衬的那双美眸更加妖冶,仰着的小脸上不自然的红晕,让人看着我见犹怜。

“不喜欢吗?”她做出纠结的模样,“总要有个称呼的。

”司璟容冷冷看她,“叫四爷。

”苏鸢愣了下,“司先生不是不准我这么叫吗?”司璟容忽然抬腿走过去,一把捞起了赖在地上不起的人,带着冷意的似笑非笑,“知道我为什么不准你叫吗?”感觉到男人侵略性的气息,苏鸢往后躲了下,抵在洗手台上,咬唇盯着他,头脑发蒙,一时间想不到原因。 “因为……每次你叫我四爷,那媚样,就想让人做的你下不了床!”苏鸢惶恐的盯着男人,被围困住的狭小空隙里,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困在股掌间的猎物。 男人忽然暴露出的邪肆,狂妄,让他看起来是他,又不是他。

忽然,脖子被猛地扣住,力道压着她贴在了男人唇上。 确切的说,是猛地磕在了男人牙上,一时间分不清是谁的血,让气氛里邪肆的基因达到了鼎盛。

她被抱着坐到洗手台上,头和手抵靠在镜子上。 男人的强势,容不得一丝挣扎。

浴袍散落,领带落在地上,接着是衣服……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今夕何夕,苏鸢疲惫的从浴缸里爬出来,又冲了澡,换了个蕾丝浴袍穿上,系上带子。 司璟容已经衣衫整齐的做在沙发上,看到她出来,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 “怎么**那从脖子围到脚的浴袍了?”苏鸢听出话中的讽刺,她刚才把自己包的像个粽子,捂得冒汗又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被吃干抹净。

“司先生还不走?”苏鸢问完,看到司璟容危险的目光看过来,立即改口,“四爷?”司璟容站起身,表情在说,这还不错的样子。 “桌上的药吃了。

”“避孕药?”苏鸢第一反应问道,就看到司璟容面色黑了下来,她还奇怪,每一次事后她都吃自己备下的药,他是知道的。

“不知好歹。

”司璟容冷哼了一句,从她身边大步走过去,门哐啷一声合上。

苏鸢走过去拿起药,是管吃坏东西呕吐的药。 她愣了下,听见外面车子启动的声音,手已经搭在把手上,还是没推门出去。

他们之间有点奇怪,这几日事情发生后,她变得不像她,他也变得她看不太懂了。 看不懂,就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当他知道事情所有的真相时,她预测不到后果。

第二天。

原本以为会发酵的更加严重的报道,似乎被人有意压了下来,至少不是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她的各种不检点的挖坟小道消息。 苏鸢想了想,能有这个本事的,恐怕也就只有司璟容了。 不过,还是有人不买账,那就是没什么行业操守的新阳捷报。 更甚的是,针对被压下去的新闻,大篇幅的大肆诋毁她,和她背后的金主。

站在道德制高点讨伐的不过瘾的网民,全都转战到这篇文章下面。

可想而知,声讨辱骂就能让一个人体无完肤。

不过,面对这些的人是苏鸢。 苏鸢面对这些辱骂,显得十分平静。 这让婕斯不禁唏嘘,苏总原来是个这么石头定力的人。

“苏总,您看看这个。 ”正在刷新闻的婕斯忽然看到的一个采访视频,里面的人正好是林月,她赶紧递到了苏鸢面前。 “请问林总,如今的欣荣产业苏总,也就是失踪三年的苏家大小姐,是否曾经真的因为未婚先孕被慕家退婚?”“这……苏鸢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对待她就像是亲生女儿一样,可有些事情,我不好说。 就算是她做错过什么事,也都是因为她当时年纪太小,不懂事。

”林月面对镜头,一脸为难的说道,可任谁看,都觉得她的回答是肯定了记者的问话。

“妈,姐姐那么对你,还借着背后的金主抢了你的合作商,你怎么还为她说话!”视频中,苏冉忽然出现,字字清晰的责备林月,实则却是告诉大家,苏鸢就是做人情妇上位的。 “好一对不要脸的母女!”婕斯看完,整张脸气的通红。 苏鸢冷笑了下,“嘴长在她们身上,还能不让人家说话了。

”“我看她们的嘴就该拿来吃屎!”婕斯被气的不清,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也是出身名门,出身名校的高材生。

“好了,不气,有她们后悔的想要吃屎堵住嘴的一天。

”苏鸢好笑的看着婕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

婕斯眼睛睁的老大,看着说脏话都说的这么优雅的老大,不由竖起了大拇指。 苏鸢就怕林月不折腾呐,不然,这出戏唱起来不就没意思了?不一会儿,刚出去的婕斯打了内线进来,声音有些犹豫,“苏总,慕南城打电话过来,要不要接进去?”小说《三不娇妻:金主爸爸宠太深》第八章不准叫四爷的原因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