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太爷爷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太爷爷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太爷爷“山河宗能有今日,一来依靠了成大哥家族的天玄门,方可在之前的几次战斗游刃有余,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委屈了成大哥!而苗回对于医术颇有心得,所以山河宗日后的医馆自然是少不了你!至于玲珑,也许你觉得自己平平无奇,可是偏偏,你是一个商业奇才,或许布鲁斯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而且在幽冥岛,还是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方可稳定了市场!”萧朗微微一笑,手中出现三块玉牌,随着他灵力的释放,玉牌很快地飞到三人的身边。 “谢宗主!”三人连忙跪地接住令牌。

萧朗点了点头,笑道:“设立三阁!玄天阁,阁主成嘉豪,负责挑选对于阵法之道有天赋的弟子研修玄天门的阵法!青囊阁,阁主苗回,副阁主冯芳,负责挑选对医术、炼丹有天赋的弟子造福幽冥岛!玲珑,你的任务艰巨,幽冥岛对于商业的发展始终迟缓,你需要什么,找六宫两门的当家,谁不配合你,你来告诉我!”听到萧朗的安排,三人都是连连点头,尤其是玲珑,一脸凝重地应道:“弟子听令!”萧朗淡淡一笑,转而看向身后的山河宗内门弟子。

唯一可惜的是蓝大年始终未曾见到,因而山河宗内门弟子,不过二十人端正地站在大殿的正前方。 “成大器,侯成,马友杰,还有兰伯特和该隐,你们都上前来!”萧朗双眼如炬地看向下方,随后五人一同走上前来。

萧朗看着无人,微微一笑,轻声道:“山河宗此前的九堂全都取消,今设立四大堂!朱雀、青龙、玄武、以及白虎!朱雀堂堂主,成大器!白虎堂,堂主侯成!青龙堂堂主,马友杰!以及玄武堂堂主,兰伯特!另设两殿!无声殿殿主蓝大年!虽然大年不在,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回来!至于该隐,血族弟子如今也都来了,所以设立血殿,今后你不仅是山河宗的长老,同时也是血殿的主人!可否?”听到萧朗的吩咐,众人都是跪了下来,不过唯独该隐没有跪下,他一脸凝重地看着萧朗,抱拳笑道:“主人,该隐永远都是您的仆人,不会做着血殿的主人!倒是思夏本就是血族血统,如今更是帝王级的血族,不如请主人将金翅还给思夏,由他来做这个殿主吧!”“不可!思夏年纪尚小,心智不成熟,血殿不可交给他!若你执意不肯做这血殿的主人,那就暂代百年,如何?”萧朗笑着问道。 萧朗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该隐自然也不好拒绝,只得点了点头,笑着跪下,结果萧朗丢过来的令牌。 “青龙堂负责弟子的传功!玄武堂负责幽冥岛的保卫!朱雀堂负责戒律!白虎堂负责执法!山河宗弟子务必谨遵幽冥岛的戒律,一旦发现,毕竟严惩!听明白了没有?”萧朗说到这里,立刻面色阴沉地问道。

台下的都是六宫,四堂,三阁,两殿,两门的当家,自然各自再次回应,而说完这些,萧朗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接下里他大可以做一个甩手掌柜,将整个山河宗甚至幽冥岛交给这些人。 望着金殿之中众人缓缓地退下,萧朗稍显慵懒地升了一个懒腰,慢慢地也跟着走出了金殿。 金殿之外,此刻人群渐渐散去,从世俗里引来的人口足足又数万人,这些人口六宫尚且没有统计,所以萧朗一时间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 不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幽冥岛也就忙活开了!六宫弟子以及两门弟子,或多或少因为个别原因,也有一些选择去了自新镇安然度日,大部分的人却是选择了留在各个山峰之中,每一个人都期望着能够踏入主峰,作为山河宗的内门弟子。 而几天之后,六宫已然将所有的人口统计结束,甚至对于每一个人的修为都是清晰地记载了下来。

望着山河宗大殿一处塔楼,萧朗笑着看向身旁的玉虚子,叹道:“其实,山河宗若是没有你,也没有今天!”“师兄说笑了!青阳宗那些功法,留在我这里,就是废纸一张,但是放在山河宗,也许未来,山河宗真的可以超于昆仑派的!”玉虚子笑着说道。

萧朗摇了摇头,指着那塔楼轻声问道:“师父以先天灵石做了这么一个塔楼,收藏了山河宗所有的功法,甚至连霸神罡都已经存放在了最顶上,难道你不想去看看?”“于我而言,塔楼之上都是瑰宝,师兄,让我做着藏经阁的阁主吧!”玉虚子笑着说道。 萧朗有些黯然神伤地看着玉虚子,他很清楚玉虚子到底在想着什么,苦笑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道:“这些固然都是先辈们的心血,但是交给门下弟子看管就好了,你的修为还需要好好精进一些啊!”“我知道这些,不过师兄,我还是愿意待在这里!”玉虚子笑道。

萧朗无奈地点了点头,这些功法对于玉虚子来说,前半生都守护着它们,如今来了幽冥岛,其实很多东西,并不是那么在意了!但他清楚,这些或许都是玉虚子的执念!“罢了罢了!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好再强迫你了!你喜欢待哪儿都行!我呀,回去抱老婆了!”萧朗哈哈一笑,转身走出了藏经阁。 幽冥岛的后山,一处平原上,此刻原先的四合院完全被人改造了,当萧朗站在院子的前方的时候,突然间发现,这里的布置竟然和京都一模一样。 他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为了萧老爷子可以安排的,所以推开屋门的那一刻,看到里面所有的布置和京都分毫不差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感动的。 “朗儿来了?”萧老爷子的声音洪亮而又响亮,当萧朗踏入屋门的那一刻,萧老爷子的身影也呈现在了萧朗的眼前。 “爷爷!范公!干爷爷,你们都在啊!”萧朗笑着说道。

“还范公呢!叫太爷爷!你可知道范老是你什么人?”萧老白了一眼萧朗,笑着问道。

这倒是让萧朗微微一愣,惊讶地看了一眼范老,而后疑惑地问道:“难道,我们有什么血缘关系?”“那是当然!你的父亲就是我和范老的女儿所生,其实你父亲同浩辰他们四个并非同母,所以范老也就是你的太爷爷!”萧老笑道。 一声太爷爷,让萧朗的眼泪夺眶而出,此刻他哪里还顾忌自己是山河宗宗主的身份,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范老抱住,痛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