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专生,照样年薪三十万

大专生,照样年薪三十万

  龚三在招呼完我们后,就回到了电脑前继续他们CS大战了,罗四继续看他的电视,我把自已整个扔到了那崭新的沙发上,尽情地享受着这久违的“奢华”,彻底放松,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在龚三的呼叫声中惊醒,他说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我赶紧爬起来,看了看表已经下午七点多了,听说吃饭,顿时觉得肚子真的很饿了,想起马上有人请客解谗,顿时睡意全无,于是赶紧洗一把脸就跟着出门了,龚三的地盘,我和罗四一样,人生地不熟的,当然是龚三带队,我们跟着走,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个规模不小的超市(忘记叫什么名字了),龚三带着我们进去,径直走向了食品区,我想这小子果然不错,大户人家的子弟就是不同,还蛮讲客气的,请我们吃饭还不忘记买点饮料副食之类的,正当我准备说‘不要客气,随便吃点就行了’的客套话时,龚三开口了:“大家随便拿,今天我请客,这个牌子的方便面可以,价便物美,六毛一包,我吃了很久了。

”这一定是我听错了,他应该只是在给我介绍小吃,或早餐之类的,龚三可以家境较好的,论背景在我们班那是数一数二的,罗四不同,在大一时父母就双亡了,平时一直靠勤工俭学自食其力地完成学业,这点我们都知道的,他是个苦命的人。 我嘛,来自农村,穷人家的孩子,学费一直都是找人借的。 但龚三不同,他妈可以某局的局长,在我们班向来就是公认的富家子弟,他虽然从不显摆,可日子向来过得滋润。

“拿呀拿呀,你们”,龚三一边催我们动手,一边双手已经抱起了六七包方便面,同指指挥罗四,“那边最大的面包,拿三个,一块钱一个,味道不错,明天我们当早餐”,听到这我大体明白了,这家伙钱也花光了,由于他一向比较自立,不想让家里太担心,所以没有开口找家里要钱,一直在用这种方式撑着。 本想拿一瓶水,以便呆会吃面时喝,也被他拒绝了,“不要这么奢侈吧,家里可以烧水的”。

大家提着一大包方便面和面包回过家,龚三熟练地取来一个锅装好水在厨房烧开,然后招呼我们一起将七包面一起打开同时放入锅中,煮开后,给我们每人拿来一套碗筷,大家就这样就着吃了起来。 。

。 。 。

  吃完面,大家又聊了起来,只是这次没有当时见面时的兴奋,也没有太多的笑声,因为大家都明白彼此的感受,龚三说,他打算回家了,很想家,东莞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地方找不到工作,他认输了,决定回家靠他父母的关系在内地找个地方呆下来算了,广东,他的伤心地,一辈子不想来了,哪怕是旅游,也不会考虑这里了。 他说着,我们听着,其实眼泪都在眼镜里打转,我们理解他,家里背景有他那么好而能像我们一样过着这种生活,已经很不错了,他现在退出我们的行列我们完全理解,并表示赞同,因为他家里有条件,完全没有必要像我们这样的奔波,这样的四处碰壁,可我们不同,我们只有这一条咱,注定要克服种种困难,必须找到工作。   就这样,经过一个无眠地晚上,第二天我们分开,该回家的回家去了,该找工作的继续找着工作,日子还得向前,只是同一条破船上又少了一个伙伴。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