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成王败寇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653章 成王败寇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当云海和云月赶往遥远的诺斯恒星系时,在地球,一场决定这颗蔚蓝色星球命运的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

粉色的岛屿上,出现了大片灰白的“恶藓”。

有的是异形和虫子激战时,被碾碎的植物露出了灰色的岩石地表。 有的是虫子成片堆积的尸山尸海,掩盖了一切的尸体。 当然,异形的尸体也避免不了。

花海中、山壁下。

海边、洞口。 到处都是它们的尸体。

一只海豹异形正在撕咬一具虫子的尸体,无论坚硬的骨板或者肢脚都被它急速地吞了下去,急赶了近千里的路程又经历了一场恶战的它,抓住了短暂的间隙急速地进食补充着体力。

在它的不远处,一只海蛇异形粗壮的身躯蜷住一只射兽,那涎水粘连的巨吻不停地从射兽身上撕下了一片片肥美的嫩肉,痛快淋漓地吃着。 “嘶……”当一声尖锐的嘶鸣声响起时,海豹异形和海蛇异形几乎就是同时抬起了头。

岛屿的西方天际,又一片乌压压的阴云急速地笼罩了过来。 只是看了一眼,在警戒的海鹰异形示警声再一次响起时,岛上不知多少只沉默进食的异形加快了速度。

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拨了,从来不知道疲倦是什么的异形,在从白天激战到黄昏后,高强度的连续作战,已经让它们的体力下降到了极低的程度。 但这并没有什么,只要还活着,就不会畏惧战争也不会放弃的它们,只是抓紧最后的时间尽可能地补充体力,以便应付即将到来的又一次激战。 不过半分钟左右,当分散在岛上的异形停止了进食,开始向山洞口集结时……“桀桀……”尖锐的嘶鸣声中,遮天蔽日不知又从哪里飞过来的掠食者收敛翅膀就朝地面狠狠扎了下来。 血肉迸飞,天地变色。 毫无疑问的,战斗甫一开始,就进入了最惨烈的状态。

更多的地行异形聚集在一起,而数量稀少的飞行异形也没有升上半空。

在虫子无可奈何地放弃飞行的优势扑到地面,妄图冲破异形的防线挤进山洞当中。 而那座小山顶上被鹰王异形撞出的裂洞,在没有了射兽的威胁后,一只堪比山头的巨型的蓝鲸异形用身躯牢牢地堵住了洞口。 只是俯下头的蓝鲸异形,任由一只只虫子猛烈而徒劳地撞击在自己厚重的骨甲上,纹丝不动。

“桀桀……”一声无比刺耳的尖叫声从蓝鲸异形的腹下响了起来,甚至无视了它那异常庞大的躯体,清晰地在岛屿的上空炸响起来。 本来就足够疯狂的虫子们,它们的攻击更加的猛烈了。

成片的虫子下饺子似下扎向了洞口,然而由信使、雄蜂及禁卫异形从地面依次向上,加上低空悬停的异形,却是牢牢地守住了洞口。 再多的虫子再猛烈的攻击,都突破不了它们的防线。

还有山顶的蓝鲸异形,加上它的身边数千上万只异形的守卫。 它们就像是坚硬的礁石,虫群形成的怒涛和巨浪一再地拍打,它们仍旧是纹丝不动。

“所谓穷途末路,大概就是这样了。 ”相比山洞外岛屿上的激战,山洞内的虫巢中,大头难得地拽了一句。 已经看不成了,大头现在的样子,就是他那些娇妻美妾看到了,可能都认不出来了。

身上满是伤,特别是是腹部一个森然可怖的翻裂创伤,如果不是张恒眼疾手快用粘合医剂堵住了伤口止血,肠子可能都漏出来了。 身上的个人单体装甲破破烂烂的,还好他的头盔除了沾满了虫子的鲜血和恶心的碎肉以外,并没有损坏。

不然岛屿上致命的神经毒气,绝对能在瞬间秒杀他。 这不是玩笑,在大头的四周,横七竖八倒下的数十具战士尸体,其中一大半都是被虫子刺破了头盔或者击穿了钢璃面罩,吸入了致使的神经毒气从而丧命。 “陈功,你还有什么话说。

”拽了一句后,大头忍不住大笑起来,不过才笑两声,腹部的伤口牵动的剧痛就让他一头大汗闭起了嘴。

“所谓成王败寇,输就输了,我又有什么好说的。 ”仍旧“兽化”陈功淡淡地说了一句。

情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偌大的虫巢内,已经没有几只活着的虫子了。

当扑天盖地的异形涌进虫巢后,当更多的异形牢牢地守住了洞口后,在异形和雷厉带领的战士发动了猛攻后,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情势还是被扭转了过来。 陈功的身边,伤痕累累的虫皇不时发出几声尖锐的嘶鸣,它那和云朵一样的美丽的脸庞恐怖无比。 也难怪,任是谁的脸被鹰王异形爪尖划过的话,肯定都没法看了。

事实上,要不是虫皇反应足够快的话,鹰王异形那一爪可能已经将它的头颅切成两半了。 虫皇的周围,近百只虫子层层叠叠将它围了起来。

然而在它们的周围,一只只异形从四面包围着它们。

加上更远处洞壁上不时游走的异形,此时虫巢中的异形数量远在虫子之上,明显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其实不必这样的,在某些方面,你已经成了我们幸存人类的精神领袖,你原本可以带着我们……”雷厉的身边,一道女声响了起来。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陈功便冷漠地打断了她。

“萧蝶,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地球人类是没有未来的。

”“我们都是战场上可以随意牺牲的卒子,而异形和虫子才是目的。 ”“无论是谁在下这场棋,我们都无法抗争。 ”“我之所以做这些,就是不甘心做卒子做棋子。 ”“但现在我才发现,我根本改变不了命运。

”慢慢说着,陈功苍凉一笑,他的目光从自己最信任同时也最信任自己的秘书萧蝶身上移开,看向了云朵。

“异形在地球的繁衍,虫洞的形成,这些都是既定的程序,你同意吗?”听到陈功的询问,云朵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哥哥云海变成了异形主宰,这绝对是个意外,而我所做的一切,可能也是意外。

”“但是相比云海,我失败了。 ”“只是我不知道,你哥哥能走多远。 ”“他是不是能够抵抗命运的枷锁,我真的很期待那一幕。

”“只是,我没有机会了。

”说到这里,陈功长长地叹了一声,随即那堪比掠食者镰刀肢脚的尖爪疾速地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