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污了清白(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三章 污了清白(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轰!”“希律律……”一声炮响过后,周谨胯下的马惊了,差点将周谨从马上掀下去!还好一旁的索超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缰绳,然后同周谨一块将周谨胯下的战马安抚了,要不然周谨可就丢大人了!等将战马安抚好,周谨强自镇定道:“这是什么鬼东西,响声震天,吓坏了我的火碳马!”索超看了看那些被炸飞了的人马,又看向那七窍流血的人马,道:“这应该就是梁山军的飞雷炮了。

”周谨也顺着索超的目光看去,道:“这就是师父你常说的那威力巨大的利器?”索超道:“应该是了,我听围剿过田虎的一个兄弟说,这飞雷炮所轰炸的地方,人马都会被炸飞,许多被炸倒的人身上往往还找不到任何伤口,却七孔流血。

”周谨干咽了口口水,道:“恁地可怕!”索超大喊道:“再后退几丈,我们接到的命令是锁住里面的贼寇,不让他们出来,没必要上前挑衅他们,平白牺牲。

”听了索超的命令,一众马军立即后退了十几丈远,然后结防御阵型。

周谨又凑了过来,道:“这二龙山怎么会有梁山军的武器?莫不是这二龙山也是李大都督一伙的?”索超道:“谁知道,不仅二龙山有这飞雷炮,田虎、王庆也有,听说江南的方腊似乎也有。

”周谨愤愤道:“偏我们没有!”索超道:“是啊……我跟天王提了两次,天王也报上去了,可惜都如石沉大海,没了音讯。 ”周谨道:“官家和朝堂上的那些相公怎会关心这等事,他们只关心自己享乐。

”索超暗自一叹,没说什么。

周谨又道:“那杨志,师父可还记得?”索超道:“如何能忘,那人可是一个好武艺。 ”周谨道:“师父武艺并不输他。 ”索超没否认,道:“无端提他作甚?”周谨道:“那厮如今交了好运,你猜他现在甚么官衔?”索超问:“甚么官衔?”周谨道:“统领,武功大夫,正七品!”宋朝武官升迁资序:武阶官共有三等七级六十阶,由于横班副使十二阶一般不作武阶官升迁之必经梯级,武官的升迁官径也就是共四十八阶——升武官最高阶太尉,还要再加上遥郡官五级、正任官六级。 包括都(队)的军头、十将、将虞候、承局和押官,都属于无品阶尉勇八阶,无品。

初级武官:正将、副将、准备将、部将、队将等,都属于小使臣八阶,从八品到从九品。 初级武官:正将、副将(当了超过五年的),属于大使臣两阶,正八品含从八品阁门祇候。 低级武官:同统制、统领、正将等,诸司副使八阶,从七品。

从诸司副使八阶升到头,是最高级武功大夫,才到正七品。 冷兵器时代,战场上的冲锋陷阵在最先的中低级武官无疑是风险最高的职业,而正七品的武官就可以不用再自己冲锋陷阵了。 宋朝武将品阶普遍不高,正七品已经非常厉害了,再往上基本上就属于可以“横行”的武官了,它的授予,必须颁布特旨才行,是属于皇帝亲自掌控的中央管理高级武官。 索超目前才勉强算是初级武官,正九品,如果靠熬资历,熬到杨志目前的位置,最少也得十年八年的,至于周谨,那就更是遥遥无期了。

索超不无羡慕道:“恁地,杨志确是交了好运。

”周谨道:“何止杨志,跟大都督的那些人,全都升官发财了,真应了那句话,若要官,杀人放火受招安,早知道那边那么好升官,我也跟杨志一块上山落草了,听说打下高丽之后,跟李衍的老兄弟大多都分到不少高丽妻妾,甚至就连士卒都有份,啧啧!”索超道:“终归不是正途。

”周谨道:“师父太过迂腐,若走正途,咱们到死,怕也升不到大使臣。 ”周谨又道:“我本事不济,混吃等死也就罢了,师父你有这等好武艺傍身,何不去投大都督,天下谁人不知,大都督最是慧眼如炬,定能厚待于师父。

”索超呵斥周谨道:“休说浑话!梁山军的飞雷炮,二龙山有,田虎有,王庆有,方腊也有,偏偏咱们没有,这说明甚么,这说明大都督必有异心,我若投他,他日他反了,我不也跟着污了清白?”周谨小声道:“总好过碌碌一生。 ”索超假装没听见,而是看向远方。 与此同时,卢俊义也对燕青道:“大都督如此行径,哪有归顺之心,我若是追随他,他日他若是反了,我不也跟着污了清白?”燕青道:“主人如今难道还有别的路可走?”“这……”卢俊义无言以对。 燕青小心翼翼道:“不管这兵是二龙山发的,还是梁山泊发的,总归是因主人而起,兴起刀兵,按大宋的律法,主人的九族怕是都难逃诛杀。

”卢俊义将眼睛一闭,一脸痛苦。 燕青又道:“主人名震京师,朝堂之上的那些相公们却偏偏不用主人这等英雄豪杰,这朝廷小乙算是彻底看明白了,是断断容不得有真才实学的刚直之士,不用就不用,不容也就不容吧,大不了做一辈子平民,可主人明明是忠良之民,却差一点蒙冤而死,若非大都督让石秀哥哥救了主人,主人死得该有多冤,而李固那厮和……却可以逍遥快活,一众贪官污吏却可以分润主人的家财……”卢俊义忍不住道:“小乙!”燕青其实也憋着一肚子火,所以破例没听卢俊义叫停,而是接着道:“大都督兵强马壮,又有名主之资,比朝堂上那个只会任用奸臣、只知享受、只知修道成仙的昏君不知强多少倍,将来或许能取那个昏君而代之,小乙实在是想不明白,主人还有甚么好犹豫的,难道不投名主而屈死?”卢俊义大声道:“小乙!”燕青第一次没有退缩,而是迎着卢俊义的目光与卢俊义对视!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卢俊义要败下阵来之时,外面突然大哗!卢俊义和燕青立即停止对视,然后不约而同道:“大都督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