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游大鸿寨 《散文》

《夏都文学》要在大鸿寨风景区召开小说作者座谈会,就给文友们创造了在大鸿寨酒店住一宿的机会。

时间正是“暖风吹得游人醉”的季节,油菜金黄,梨花飘雪,柳绿花红,野草返青。 吃过晚饭,我们决定出外走一走,欣赏一下山区的夜景,望一望被黑暗笼罩的峥嵘群山和沟壑险峰。 沿着一条山间小路慢慢地走着,带有一点凉意的微风轻轻拂面,淡淡的花香沁人肺腑。

因为停电,周围一片漆黑。 夜给万物罩上了一道蒙蒙的黑纱,又像刷上了一层厚厚的黑色油漆,使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树看上去模模糊糊,显现出大致的轮廓。 走在群山环绕的山路上,就像是走在一个戒备森严的城堡内,兴奋之余总有一种压抑感。

我们慢慢走着,畅谈着,说笑着,无拘无束,轻松自如,十分惬意。

“当——当——”!突然,几声清凉而又悠长的钟声划破了山夜的静寂。

隔着黑暗远眺,只见不远处大山脚下有一座黑黝黝的寺庙,寺庙内透出微弱的灯光,像是山间野兽淡红色的眼睛。 伴着钟声,寺庙里又传出了“阿米阿米”的诵经声。 钟声和诵经声,韵味悠长,旋律婉转,在空旷山夜的上空回荡着,传的很远很远。

我们摸黑沿着一条崎岖不平的山道走着。

下坡,转弯,突然前边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怪物。 怪物横卧在路边,像是一个拦路打劫的匪徒,又像是一头卧在路边的凶恶猛兽。 走到跟前,原来是一块高凸矗立的巨石。

巨石形状怪异,令人生畏惧怕。

走过怪石,突然现出一片亮光,亮光中闪烁着星星,透着微弱的灯光。 低头仔细观看,原来是一人工小湖,湖水在黑夜星光的照耀下,像一块镶嵌着银钉的墨绿色幕布,又像一块铺在地上的大镜子。

随着微风的吹动,镜子中闪烁的星光灯光来回晃动,叫人眼花缭乱。 走过小湖,登上一级一级陡峭的台阶,就来到了闻名遐迩的大鸿寨白果树下。 在暗夜里,白果树静静矗立着,看上去是那样的高大和伟岸,那样的正气凛然和不卑不亢。 白果树是大鸿寨风景区的骄傲,也是她灿烂文化的历史见证,她那经过风吹雨打霜冻雪压和雷击的树干和年轮,真实地记录着一千多年大鸿寨巍峨山峰的峥嵘岁月。

站立在树下,目睹着这棵历经千年、至今依然枝繁叶茂的大树,不仅思绪万千,感慨颇多。 此时,我忽然想起三国时期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曹操这位有争议的历史伟人,后人称之为英雄也罢,奸雄也罢,但他对人生的诠释和“对酒当歌”的豪迈情怀却令人们称道。

人的一生是多么短暂啊!昨天还是呀呀学语的幼童,转眼之间就白发飘雪、变成耄耋老翁,当一个人进入老年的时候才真正感到了生命的短暂和时间的宝贵。

人虽然是万物之灵,但生命不足百年,在一棵能存活千年的老树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和微不足道啊!绕过白果树,再登上几个台阶,就来到了龙泉寺。 据传,龙泉寺初建于东汉末年,至今已有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

汉魏高僧朱士行路过此地,天降祥瑞,空中五彩祥云笼罩山顶,佛光出现。

大师举目四望,但见群山环绕,奇峰竞秀,松柏翠绿,小溪潺潺,突发心愿在此修建宝刹。 千年沧桑,龙泉寺几经战火,历经磨难,变为一片废墟。 随着改革开放和经济繁荣,国泰民安,大量信教群众不断来此捐赠。 在恒寿大师的带领下,经过寺院诸多高僧及善男信女的关怀和支持下,龙泉寺已部分恢复了原貌。

我们迈步走进龙泉寺宝殿,顿感阴森可怖,毛发悚然。

在高大广阔的殿宇内,一尊尊佛像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佛像金碧辉煌,佛像形态各异,佛像有喜有怒,不同的姿势和不同的容颜体现着不同的心态。

在微弱烛光的照耀下,有一和尚正在不紧不慢、很有节凑地撞击着大钟。 钟声与和尚“阿米阿米”的诵经声在大殿上空回荡缭绕着,显得神秘而有生机。 我们在寺主持的指点下,环绕着大殿慢慢地走着,细细地观赏着,完全被不同雕塑造型的设计和精心布置所吸引。 在一尊佛像前,我停下了脚步。

这佛像是一尊笑面佛。 他眉毛弯弯,慈眉善眼,坦胸露肚,面带微笑,给人以心宽体胖的感觉。 望着这尊佛像,我顿时记起了在杭州灵隐寺看到的大肚弥勒佛前的一副对联:“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佛教的核心是“慈悲为怀”,佛教的最高境界是坐禅修身养性,达到超越时空、消除内心烦恼的目的。

佛心即人心。

如果人心向佛,胸怀坦荡,心底向善,淡泊名利,多做善事,人世间还有什么不平之事和烦恼不能相容啊!走出龙泉寺大殿,已是夜里九点。

举头仰望,繁星满天,北斗闪烁,流星飞逝,天河清晰。 仰望着飘渺浩瀚无垠的太空,我忽然想起了佛家所说的“缘”。

佛经上说:短短今生一面镜,前世多少香火缘。 红尘滚滚,芸芸众生,缘聚缘散,处处皆缘。 我们文友们能够在大鸿寨风景区相聚一起,畅谈禹州市小说的发展的现状和创作体会,这也许就是今生今世的“缘分”吧!。

春夜游大鸿寨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