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对影响IEEE决策的力量说:政治走开。”

“想对影响IEEE决策的力量说:政治走开。”

(张海霞在师生联络群中,发表了一段话:崔泽昊/摄“胁迫之恶还会走向何方?”强国论坛:政治干预学术的问题将给国际学术发展和全世界的科学家带来哪些危害性后果?张海霞:IEEE目前拥有40多万名会员,遍布160多个国家,在太空、计算机、等领域已制定了900多个行业标准,它的信誉和影响力建立起来谈何容易。

全世界的科学家本可以在IEEE内公平、公正、客观、开放地去交流学术问题,而今天,突然发现这个梦是个噩梦。

让我们这些科学家震惊,更让青年科研者们恐慌,究竟这份胁迫之恶还会走向何方?不仅IEEE,近期有多个国际组织都因胁迫而作出了一些令世界震惊的决定,我强烈抗议这样的趋势。

科学难道还要夹杂个人因素、学校因素、地区因素、国家因素,甚至夹杂东方因素、西方因素?科学还是科学吗?强国论坛:今天(30日)上午,IEEE标准协会唯一中国籍董事袁昱对媒体表示“邮件并未禁止华为员工作为旗下期刊杂志的编辑和审稿人。 华为可以继续参加IEEE的学术会议,仅仅是不能参与审阅未公开的学术论文稿件。 与大众的认知相反,IEEE是在尽最大努力帮助和保护华为与IEEE的合作关系。

”您如何看待他的观点?张海霞:我认为,作为IEEE的员工,袁昱博士发表这样的观点是称职的,事实也证明他在为遏制IEEE被胁迫而作出伤害科学精神的行为做着努力。 但我认为这只是止损,他在努力将损害减到最小。 对我来说,我不是IEEE的雇员,我是它的会员,我贡献着我作为科学家的专业客观的学术判断,而当我认为IEEE已经侵犯到了我的学术专业性和学术自由时,我必须退出,因为大家的科学观已经背道而驰。 每一位科学家的专业操守是经过考验的,不是轻而易举建立起来的,而这样的一条禁令冒然地发布了,明显地侵犯了所有科学家的正常权益,妨碍了科学家正常的工作。 难道我以后在编委会里工作时,要先去问一问,你是华为的吗?你来自哪里?黑吗?白吗?长得漂亮吗?这些,有意义吗?“我抗议的是有色眼镜,即使不是华为,也会抗议到底。 ”强国论坛:如果让您对影响IEEE作出这个决定的那些力量说一句话,您希望说什么?张海霞:让政治走开。 简简单单,让学术归学术,政治归政治,一起玩是互相伤害。 科学问题,是客观的、技术的问题,要用科学的手段去解决。

用政治胁迫经济、胁迫学术,伤害的不只是某一个国家,而是全世界。 我抗议的是给科学戴上有色眼镜的行为,不管所涉企业是不是华为,我都会抗议到底。 (责编:彭心韫、王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