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朕凭本事借的钱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七百六十一章 朕凭本事借的钱司礼监最新章节

谢谢吃清屎的叫兽延虫年盟主的百元打赏!……..世上岂有如此厚颜无耻之皇帝!与民争利,人神共愤,禽兽不如!魏公公无力又悲愤,攥着秘旨的双手因为情绪的过于激动而青筋**。

借钱?!万历真是太不要脸了,难道他不知道魏公公一贯原则是老婆可以借,银子不能借么!呸!狗皇帝,眼里只有钱的狗皇帝!真个把银子借给你,到时你给咱来句“朕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你说,叫咱怎么办?难道要咱去偷三轮车养你这个皇爷不成。

狗皇帝,你好歹有点天子的风度,有点为人君上的气派好不好?人不能无耻到这种程度啊!魏公公恨的是牙痒痒,万历这一个“借”字,比抢字更要让人痛恨万分。

他的钱,可都是民脂民膏啊!皇爷咧,您老怎开得了口的!公公那心,真是疼。 从无到有,从一到二,公公举步维艰,甚至不惜出卖他英俊的外表和健壮的身体,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他,容易么?可以说,公公手头的每一个铜板,都是他辛勤的汗水和精血的体现,也是他无以伦比的智慧结晶。 曾经,公公以为他会就这么一步步走下去,直到成为大中华区的总经销、成为大东亚地区的总代理,成为大明王朝继往开来的引路人。 现在看来,他有些乐观了。

危机已经浮现。

皇帝开口借钱,这事,于公于私,他魏公公都没有半点拒绝的机会啊。

借多少合适?万儿八千的肯定是拿不出手的,都对不住人皇爷的秘旨。 魏公公明白,这回,怕是没有十万两以上,皇帝陛下的良心不会发现。

十万两,东挤挤,西按按,其实也能凑出来。

可是,之后呢?魏公公的日子还过不过了?他可以不过,他手下的人要不要过?皇家海军上上下下可是五千多号官兵,加上家眷,每月光是钱粮开销就得三万多两。 这还仅仅是维持军队,如果算上特区建设,和船只维修、武器装备维护及更新换代,用于海贸的基本投入……一笔笔账算下来,启动资金都不能低于五百万两。

当下国库一年收入也不过三百六十余万两。

海事,是这么容易干的么。 当年,永乐爷可是倾举国之力,连内阁六部都围着御马监和郑和船队转,才把下西洋搞的那么轰轰烈烈的啊!这道理就跟公公前世医药公司开发新药一样,明知新药开发出来有百亿级的利润,可事先的研发投入却要几亿乃至几十亿,有几家公司承担得起,又愿意冒这风险?公公愿意冒这风险,但他手头有几个铜板?他能信心十足的南下办海事,还是打着走捷径的念头。 买不如抢嘛。

先抢上几笔,再谈生意。 但不管怎么说,总得先给自己套层皮吧,不能大明官兵直接摇身一变出海当海盗吧。 “封江靖海”就是这层皮。

盘子大,资金有限,魏公公是想着先小打小闹,这样哪怕收获不大,至少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事情做多了,顺了手,眼界宽了,才能大干特干。 不曾想,万历却来捣蛋了。 这笔银子一旦借出去,百分百是个死账、呆账、坏账。 魏公公还不至于学太祖爷武装讨债。

主要是,他没这实力和底气。

他也不可能不借,皇爷跟你借银子,那是看得起你。 你借也得借,不借还是得借。

没有商量的。 魏公公还指着扛着万历虎皮大干几年,不可能两手一摊,说陛下,您这样玩不行,咱的营养跟不上吧。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债务问题必然会引爆魏公公辛苦开创的屁突屁大业。 一旦资金链断了,就会起连环反应。 公公自嘲一笑,外人看他风光跋扈,可谁知这风光背后,是无尽的哀愁啊。 他真是没多少钱,别看姘头在京里干的风声水起,皇亲国戚踊跃投资,但总规模也不过三四十万两。

这些钱又不都是他魏公公的,姘头殿下的手比他黑,心更比他黑。 公公每回与殿下在床上床下这么来回走一圈,天文数字般的巨款就易了主。 对此,公公也没办法。 只能用他也是间接为大明王朝创造gdp来安慰自己的奉献与付出。

让寿宁运到江南来的二十万两银子是肯定不能再运回去的,公公这里等米下锅呢。

别看在江北诸府县横行霸道,但其实除了收取威吓效果外,并没有捞到多少钱。 这一方面是公公御下极严,另一方面是公公其实是有求商人,而不是竭泽而鱼,干一票是一票。

看来,只能让寿宁想办法了,实在不成,打个借条给她,让她先垫好了。 公公无可奈何的微微叹息一声,脸上却是笑容满面,红光再起,于王体乾道:“皇爷对咱,真是无比信重啊!”这是做给部下们看的。 秘旨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最起码,别人不知道皇帝到底给魏公公交待了什么。

“这也是皇爷没有拿你当外人啊。 ”王体乾身为宫中老人,有必要为后进晚辈指点一二。 也对啊!魏公公心思一动,光想着坏处了,怎么没想到这好处呢。

这世上,有什么比皇帝都欠咱钱更值得吹牛逼的事么。

不过再一想,还是不对,牛逼是牛逼,可要哪一天皇帝觉得有个债主不太爽……公公打了个寒颤,尽力不去想那后果,眼下还是利用好此事,为自己加些分才行。 钱,是肯定要借的,但不能就这样借出去。 马堂不是靠给万历孝敬了二十万两,就成功晋升司礼秉笔了么。 魏公公眼珠转了转,一个成功的男人,不仅需要有过人的外貌,还得有绝顶的商业头脑。 债务危机固然是极大的风险,但同样也是极大的机遇。

于是,他低声跟老王说了个事。

“王公,能否帮咱带句话给皇爷?”“举手之劳,小案首请说。

”王体乾自不会拒绝,反正他回京之后要面君回奏的。 “请王公于皇爷说,南直这边地方都说咱内廷无人,小小七品也敢耀武扬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