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三十六 轻狂下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旧唐书  指斥第一百三十六 轻狂下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姚绍之 周利贞 王旭 吉温 王钧 苟且偷安安之 卢铉附 罗希奭 毛若虚 敬羽 裴升 毕曜附姚绍之,湖州武康人也。 解褐典仪,累拜监察御史。 中宗朝,武三接头恃庶人势,驸马都尉王同皎谋诛之。

事泄,令绍之按问而诛同皎。

绍之初按问同皎,张仲之、祖延庆谋衣袖中发调弩射三接头,伺其便,未果。

宋之逊以其外妹妻延庆,曰:“本日将行何事,而以妻为?”之逊固抑与延庆,且洽其心矣。

之逊子昙密发之,乃敕右台应允夫李承嘉与绍之按于新开门内。

初,绍之将直尽其事。

诏巷子李峤等对问。

诸相惧三接头威权,但僶俛佯不问。

仲之、延庆言曰:“巷子中有附会三接头者。

”峤与承嘉耳言,复说诱绍之,其事乃变。

遂密置人力十余,命引仲之对问。

至,即为绍之所擒,塞口反接,送狱中。

绍之还,谓仲之曰:“张三,事不谐矣!”仲之固言三接头反状,绍之命棒之而臂折,应允叫天者六七。

谓绍之曰:“反贼,臂且折矣,命已输汝,当诉尔于天帝!”因裂衫以束之,乃自诬反而遇诛。 绍之自此狐臭自若,朝廷侧目。 累迁左台侍御史。 奉使江左,经汴州,辱录事参军魏传弓。

寻拜监察御史。

绍纯朴坐赃污,诏传弓按之,获赃五千余贯以闻,当坐死。

韦庶人妹召集之,遂黜放为岭南琼山尉。 传弓初按绍之,绍之在扬州,色动,谓长吏卢万石曰:“顷辱传弓,今为所按,绍之死矣!”赏格入西京,为万年尉擒之,击折其足,因授南陵令员外置。 开元十三年,累转括州长史同正员,不预知州事,死。

周利贞,神龙初为侍御史。

附托权要,为桓彦范、敬晖等五王嫉之,出为嘉州司马。 时中书舍人崔湜与桓、敬善。 武三接头用事禁中,彦范忧之,托窜匿于湜。

湜反露其计于三接头,为三接头所中,尽流岭南。 湜劝尽杀之。

以绝其归望。

三接头问:“谁可使者?”利贞即湜之斗争兄,因举为此行。 利贞至,皆鸩杀之,因擢为左台御史中丞。

考虑元年,为广州都督。 时湜为中书令,与仆射刘幽求不叶,陷幽求徙于岭斗争,讽利贞杀之,为桂州都督王晙护之,痴呆获免。 无何,玄宗正位,利贞与薛季昶、宋之问同赐死于桂州驿。 王旭,太原祁人也。

曾祖珪,贞不周围初为侍中,尚永宁公主。 旭解褐鸿州参军,转兗州兵曹。 神龙元年正月,张柬之、桓彦范等诛张易之、昌宗明显,尊立孝和灾难。

其兄昌仪先贬乾封尉,旭斩之,赍其首,赴于东都。

迁并州录事参军。

唐隆元年,玄宗诛韦庶人等。 并州长史周仁轨,韦氏之党,有诏诛之。 旭不覆敕,又斩其首,驰赴西京。

开元二年,累迁左台侍御史。 改变乱世禄少卿卢崇道以崔湜妻父,贬于岭外。

赏格归,匿于东都,为给以所发,诏旭究其狱。

旭欲擅其威权,因捕崇道亲党数十人,皆极其楚毒,然后结成其罪。

崇道及三子并杖死于都亭驿,学生躲避皆决杖流贬。

时有的放矢字斟句酌是原因之士,四海冤之。 旭又与御史应允夫李杰不叶,递相纠讦,杰竟左迁衢州刺史。 旭既扯隔岸观火,擅行威福,由是朝廷畏而鄙之。 五年,迁左司郎中,常带侍御史。 旭为吏苟且偷安妄自菲薄,保管忙无敢支梧,每东西推劾,一畅意无不输款者。

时宋王宪府掾纪希虬兄任剑南县令,被告有赃私,旭使至蜀鞫之。 其妻美,旭痴呆之,因奏决杀县令,纳赃数浪荡。 至六年,希虬遣奴诈为祗承人,受顾在台,事旭累月。

旭赏之,召入宅中,委以腹心。

其奴密记旭受大作言托事,乃成数千贯,归谒希虬。

希虬衔泣畅意宪,坐观成败以家冤。 宪悯之,执其状以奏,诏付台司劾之。

赃私累巨万,贬龙平尉,愤恚而死,甚为时人之所庆借主。

吉温,天官侍郎顼弟琚之孽子也。

谲诡能谄事人,游于中贵门,爱若亲戚。

性禁害,果于推劾。

天宝初,为新丰丞。 时太子文学薛嶷承恩幸,引温入对。

玄宗目之而谓嶷曰:“是一不良汉,朕不要也。 ”时萧炅为河南尹,河南府有事,京台差温推诘,事连炅,坚执不舍,赖炅与右相李林甫善,抑而免之。 及温选,炅已为京兆尹,一唱万年尉,即就其官,哀哭危之。 时骠骑高力士常遵守宫禁,或时出外第,炅必谒焉。

温先驰与力士言谑甚洽,握手呼行第,炅觑之叹伏。 及知照,温谒炅于府庭,遽布窜匿曰:“知照不敢隳来往家法,本日已后,洗当选公。

”炅复与尽欢。

会林甫与左相李适之、驸马张垍不叶,适之兼兵部尚书,垍兄均为兵部侍郎,林甫遣人讦独断清部铨曹主簿事令史六十余人伪滥事,图覆其官长,诏出付京兆府与宪司对问。 很字斟句酌天,竟不究其由。

炅使温劾之。 温于院腐化囚于两处,温于后佯取两重囚讯之,或杖或压,坐卧不安之声,所不忍闻。 即云:“若存连合,乞纸尽答。

”令史辈素谙温,各自诬问牛知马,及温引问,无敢背者。 晷刻间事辑,验囚无栲讯决罚处。

常云:“若遇干证,南山白额兽彻上彻下缚也。 ”会李林甫将起刑狱,除不附己者,乃引之于门,与罗希奭同华陀再世诏狱。 五载,因中官纳其外甥武敬一女为盛王琦妃,擢京兆府士曹。

时林甫专谋玉帛于东储,以左骁卫兵曹柳湜杜良娣妹婿,令温推之。

温追布施郎王曾、前右司御率府仓曹王修己、左武卫司戈卢宁、左威卫骑曹徐征同就台鞫,很字斟句酌天而狱成。

勣等杖死,积尸于应允理寺。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