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当消息宣扬出去后,萧王便一直等待皇上宣他进宫。 瞧了一眼叶秀,见状,似乎已经都安排好了,看来,今日必定是一场唇枪舌战的鸿门宴,呵呵一笑:“哪里,不能饿到皇兄龙体。

况且,这满桌子的菜,几乎完好无损。

”“皇弟不介意就好,快入座。

”凌帝道。 萧王赔笑入座,刚刚入座,凌帝便吆喝一声:“来人,把饺子端上来给萧王。 ”片刻,萧王面前多了一份饺子。

“朕还记得,皇弟喜欢吃饺子,说起饺子,当年包饺子的手艺,没人比得过皇弟圣母圣贵妃!今日,御膳房包的饺子,皇弟不要嫌弃啊。 ”凌帝示意道。

萧王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咯咯”一笑:“哪里,皇兄记得,是臣弟的荣幸。

”说完,夹起一个饺子准备吃。 凌帝一边吃着菜肴,一边讽刺道:“哎,当年朕的母后身子柔弱,圣贵妃代替母后照顾朕,对朕,也如亲母,可怎么也想不到,圣贵妃竟是那般的凶神恶煞,朕的母后,死在圣贵妃手中,如今想到这一幕,朕,心里总是疼得受不了。 ”最后一句,拉长声调,抬眸视线直逼萧王。 萧王刚刚放入口中的饺子,忽然狠狠的咬下去,一口鲜汁喷溅在口腔中,嚼着饺子,充满苦涩。 当年凌帝母后,秦皇后,利用自己的较弱,陷害母妃,继而,因为父皇宠爱秦皇后,母妃被杖责一百,活活打死。 秦皇后虽然身子柔弱,心却被钢铁还硬。

比饿狼还狠。 想到母妃临死场景,萧王攥拳握着的筷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叶秀埋头吃东西。

看来,今晚这场鸿门宴,信息量重大,可这是萧王自己的选择,她无需插嘴。 只是,其中有些细节,她一定要记在心里。 因为,她和文清,已经卷入了当年夺嫡留下的仇恨之中。

萧王放下筷子,强行抑制心中不甘,抬头讽刺道:“皇兄,当年的案件,就连父皇都未曾证实过,皇兄便讨伐带您如亲儿的圣贵妃,是否有些不太好?”“眼见为实。

”“眼见也未必是事实。

”二人四目相对,中间交错的火花,几乎要冒出来一样。 凌帝忽然靠在椅子上,笑道:“哎,算了,不提这个事情了。

”说完,眯眼瞧着萧王,指着他胸口道:“皇弟,当年父皇亲自烙印在你胸口上的东西,可还在?哦,对了,朕忘了,那火烫的烙印,若不削皮,这辈子也不会没。

就算削皮,伤疤,也会存在!”什么烙印?叶秀狐疑看过去。 突的,萧王意识宛若穿梭一般,好似看见那晚浓重的夜,十几岁的他,被几个奴才抓着手臂,滚烫的烙印慢慢凑近的情景!燃烧胸口皮肤的一股焦灼味道,猛地让萧王拉回意识,手抓着胸口,不停的喘息着。

见萧王如此痛苦,叶秀有些紧张。 上次,刺伤萧王,许是因为衣服之脱下半边,所以,她并未看见萧王胸口有什么烙印。 “哎呀,皇弟,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传太医?”凌帝讽刺问。 萧王抬手制止。

没错,他胸口的烙印,这辈子都不会消失,他这一辈子遭受的苦,也不会忘怀。 紧咬牙关,自行缓解。

凌帝雪上加霜:“哎,当年要不是二弟的母亲萧淑妃帮忙,恐怕皇弟已经命丧黄泉了。 不知道近几年,你与二弟可有联系?朕,也颇为想念他呢。

”萧王抬眸怒视。

一股饿狼扑虎的阴冷肆意挥散,他猛然做起,椅子都倒在地上。

凌帝深吸一口气,嘴角一勾:“皇弟,干嘛这么紧张?难道在皇宫里,你还想做些什么吗?朕,可没看见皇弟带随从啊。

”萧王吞了一口口水。

捏着胸口的手渐渐放下。 全身放松下来。 冷哼:“皇兄,有话当面讲不好吗?非要搞一个鸿门宴?”凌帝拍桌:“是皇弟先不给朕好日子过的吧?因为你,朕屠杀那么多人,天下百姓,怎么看朕!”叶秀扫了一眼,原来他还知道。

却只有将问题瞥向别人的本事。

萧王哈哈大笑,冷冷道:“皇兄,那宣扬全京城的句子,已经成了民谣,可皇弟还真不知道是谁宣扬出来的!皇兄想要杀人,还需要问天下人吗?您不是想杀谁就杀谁吗?”凌帝眉眼一眯。 萧王继续道:“今日,臣弟不带随从,是给皇兄面子。 而您宴请暗夜军首领聂奉天坐镇,不就是怕臣弟对您动手吗?还将一个女子牵扯进来。

皇兄,臣弟若真想动手,凭借皇兄宣臣弟入宫,便可带着大军杀进来!”凌帝手揉搓佛珠。

他承认萧王说的是事实。

可既然用了这个法子,必然要戳戳萧王锐气。

“呵呵”一笑,“皇弟说什么呢?怎么好好一个晚膳,吃成这个样子?”“还不是皇兄先说的吗?”萧王眉眼一挑,尽显杀气。

聂奉天立即起身,手中不安分的摸着腰间佩剑。

凌帝按耐不动。 嘴角一勾:“没错,今日,朕,就是要给你上眼药,让你知道知道,天下,是朕,坐在龙椅上,掌握生杀大权的,是朕!就算你找到当年父皇留下的东西,你觉得,你能敌过朕的百万大军吗?”直言不讳的针锋相对。

叶秀看的心惊胆战。

她自问,见过大场面,可如此展露杀气,稍一不注意,便会丢掉性命的鸿门宴,今生还是头一次。

萧王后退一步,双手抱拳:“今日晚膳,臣弟吃在心里。 皇兄之言,臣弟记在心里,至于能与否,他日凭本事。

今日,臣弟要连夜赶回天城,据说,梦幻国度的使臣已经到达天城,告退。

”说罢,转身离去。 丝毫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凌帝惊恐睁大双眼,看向聂奉天:“他终于还是和梦幻国度通了贸易!”聂奉天蹙眉:“皇上,看来要有所准备,梦幻国度的兵器,可不是摆设。 ”叶秀这阵子,没少听说闭关锁国的事情。 南诏的国家政策,也足以证明了闭关锁国这一点。 俗话说,不引进新的东西,如何跟得上时代的步伐。

可她并不想劝说凌帝实行开国政策,毕竟,凌帝这个君主,不配为君主。

继而起身行礼。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