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找过,可我都自身难保,落魄时被山贼老大所救,老大死后,我便伪装山贼,安居在这两山沟壑中的胡山脉中,为的就是报仇,夜探皇宫,也是如此!”玉墨鹰眼中充满恨意,红血丝布满眼仁。 也许,拓跋文清也如玉墨鹰一般吧。

叶秀心头涌起一股酸涩。 一碗酒,仰头一饮而尽。 开始一口一口的喝没感觉,这样大口喝,还真是辣,“嘶嘶哈哈”的她,急忙用手在嘴边扇风。 “哈哈,女子就是女子,喝点酒这么完蛋!”玉墨鹰当山贼惯了,说话比较畅爽,从怀中掏出一块糖果,丢过去:“别喝了,把这个含在嘴里。

”叶秀接过糖果,含在嘴里果然缓解了辣。 “别说女子不如男,只是你这酒,当真不好喝,又呛又辣,一点品酒的感觉都没有。

”叶秀反驳刚刚的话。 “山中男子,要的就是够劲!”玉墨鹰支起腿,手臂豪放的搁置在膝盖上,感叹,“许是当山贼习惯了,加上我蒙古草原的男子,本就豪放,什么品酒不品酒的,早就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了。

在这里,望眼看去,山河覆盖京城,那么不起眼,我在这高山之上饮酒,也是为了看这山河,让自己记住,唯有在高处,才能脚踏全国!”说着,一碗酒,一饮而尽。 酒水,湿了他的衣襟,却无法浇灭他心头之恨。

这种男子,叶秀不反感,甚至很喜欢,起身走上前,尽情享受山脉风情,回身之际,问:“那你如何打算?是否要和铁妞相认?”玉墨鹰将酒碗摔在地上。 “她一个女娃子,以前的事情,根本不记得什么,家仇,有我男儿,就让她无忧无虑一辈子吧。 ”玉墨鹰宠溺道。

叶秀眉眼瞬间低沉。 抬眸,欲言又止,道:“你我相识乃缘分,有件事,我不得不说。 ”“何事?”玉墨鹰不解。 “铁妞现如今在萧王手下办事,萧王似乎很看好你们赤族的本领。

”叶秀直言不讳。 玉墨鹰显示惊讶,后是哈哈大笑:“这样也好,若是萧王真的可以将这天下取而代之,我离报仇就更进一步。

”说完,一本正经分析着:“萧王,曾经和赤族有过联系,兰情在萧王手下,比任何地方都安全。 ”若是真如玉墨鹰所说,那么这样是最好的。 “今日太晚,距离京城也有半天路程,别回去了,你和兰情在一间房间。 ”玉墨鹰提议。

看看这天。

再看看要经过的路。 叶秀调侃一笑:“盛情难却啊!”二人相视一笑。 隔日清晨。 铁妞从睡梦中醒来后,和叶秀二人出去,便看见排着队的山贼等待着,叶秀昨晚回到房间前,玉墨鹰便说了,今日一早,会对铁妞做出送别。

叶秀看向铁妞,见她没有转换性格,便朝着玉墨鹰点点头。 玉墨鹰示意众人,开始了送别。 一个一个人走向铁妞,做出蒙古特有的行礼方式,分别在她脖子上戴着护身符等东西,铁妞看见玉墨鹰腰间长鞭后,便察觉此人和赤族有关系。 而且,眼前的景象,好熟悉,宛若在她很小的时候,亲眼看过此场景一般。

可她记忆不是很清晰,也不敢轻易说些什么。 毕竟,赤族身份,在南诏可是危机重重。 接受送别后,叶秀和铁妞刚刚走出山贼窝子大门,就被一大批士兵团团了上来,铁妞瞬间转换性格,拿起长鞭做出预备式的架势。 山贼各个操起家伙。

叶秀不解的看向士兵,这些人怎么不在京城出来剿匪了?凌帝从未对山贼有兴趣吧?不知道带兵的是何人?正这样想着,熟悉的声音响起。 “哈哈,真是无巧不成书,叶秀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啊?莫不是京城混不下去了,跑来当给山贼当压寨夫人来了?”映入眼帘的是拓跋文刚一脸不屑。 他的话,引起士兵哄堂大笑。 “放肆。

”铁妞怒吼。

叶秀拦住铁妞,上前一步道:“是又怎样呢?拓跋大人,想不到这么久不见,你不仅苍老许多,还沧桑很多呢。

看来,人一降职,性情品位,还真的大有不同啊?”“你……”拓跋文刚指着她,说不出话。 玉墨鹰走上前来,示意所有人后退,随后双手抱拳对准拓跋文刚,哈哈一笑问:“不知道大人来我这山贼窝子,有何指教啊?”拓跋文刚如今对叶秀是恨透了。

既然叶秀在山贼窝子,那就杀之而后快,二话不说,一声令下:“给我上,全都杀死,一个都不许留!”士兵一拥而上。

叶秀瞬间看出拓跋文刚的心思。 一把推开铁妞:“顾好你自己,我没事。 ”铁妞担心,可一群士兵冲上来,她不得不和叶秀分散开来,见叶秀打斗并不吃力,才放下心来,猩红双眸宛若地狱死神,拿着一把长鞭用力挥舞。

山贼不是吃素的。

可这波士兵似乎更是训练有素,打了一个时辰的持久战。 叶秀见玉墨鹰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急忙上前为他抵挡住一名士兵的攻击,搀扶起他问:“没事吧?”玉墨鹰丢掉手中剑,一把将腰间长鞭抽出,提醒道:“本想隐瞒,可事到如今,我唯有一战。

这里的所有士兵都不能留,否则兰情的身份就会暴露,秀儿姑娘,你要替我照顾好兰情,快,退出我身边三米之外。 ”叶秀不解,依旧道:“你放心,铁妞不会排斥你这个哥哥。

”玉墨鹰给了叶秀一个微笑,一把将她推开,似狼嚎一般发出嚎叫,黝黑的双瞳瞬间变得猩红,张牙舞爪的开始挥舞长鞭,龇牙咧嘴,宛若狼豺虎豹露出獠牙一般。 他长鞭快准狠。

涉及范围很大。 叶秀急忙后退,拉着铁妞退出三米之外,她总算明白,为何玉墨鹰会那样说了。 不过,看着玉墨鹰发笑模样,真的是判若两人。 铁妞本身人格是开朗的。

而玉墨鹰本身人格是冷静的,换了人格后,宛若一个疯魔一般。 铁妞发现玉墨鹰异常举动后,呆愣原地,喃喃道:“姐姐,这个山贼头子,他……”“一会你就知道了。

”叶秀交代。 半个时辰后。

整个山贼窝子门口,都是士兵的尸体,玉墨鹰舌尖略过长鞭上的血迹,似乎很满意,当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猛地转头看去。

只见,拓跋文刚跌跌撞撞。 玉墨鹰长鞭一挥,直接锁住拓跋文刚的脖子,他跪在地上,往前爬,无济于事时,向叶秀投递求救的目光:“救,救我。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