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泉:一直在理想的路上

袁泉:一直在理想的路上

  袁泉:一直在理想的路上  2013年凭借话剧《简爱》斩获中国话剧最高奖-梅花奖的袁泉自从2009年首演以来,()国家大剧院制作的话剧《简爱》已经演满了整整一百场。 而该剧的第101场演出,将于今晚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上演,在剧中饰演女主角简·爱的袁泉昨天也来到上海。

袁泉伴随这部话剧走过了5年时光,经历了结婚生子和人生的改变,()并因为这个角色获得了中国戏剧表演的最高荣誉梅花奖,但她坦言,作品本身和自己的演绎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从13岁开始读这本小说,这个角色其实就一直在我心里。

简·爱是符合我所有审美的一个角色,她不漂亮,却那么美。

刚演这个角色的时候,非常有冲动和激情,这5年里,我当了妈妈,生活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每次回到简爱的舞台,我还是会有脸红心跳的感觉,即使这么多年,我还是会愿意去拥抱这个角色。

  这5年,除了《简·爱》,身为国家话剧院演员的袁泉依然频频出现在话剧舞台上,从孟京辉的《活着》到田沁鑫的《青蛇》,每一次的表演都让人惊艳。

不过,对于别人眼中如此美好的自己,袁泉却说:我觉得一直在通往一个面对人生理想姿态的路上,始终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

还没有那么的从容。 或许,还是自己不够强大。   东方早报:这些年,你好像在舞台上特别多,是不是把主要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戏剧上  袁泉:其实也没有刻意安排,()  只是这些年话剧一直在全国巡演,大家就会一直看到我在舞台演出。

影视和舞台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工作状态,舞台会更直接接收到观众反馈,而且不可复制。   东方早报:这么多年你一直活跃在舞台上,但整个戏剧的市场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个人有没有感觉到这种变化,自己是不是也会受到什么影响  袁泉:市场和环境的变化确实非常大。 但是对我个人没有太大的影响。

因为我合作的导演其实也就那么两三个,我把我的合作对象控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我喜欢大家一起成长的感觉。 从田沁鑫的《狂飙》到《青蛇》,从孟京辉的《琥珀》到《活着》,包括这次王晓鹰导演的《简·爱》。 对我来说,我始终就在这样一个小世界里。

在这个世界里,不仅是艺术想法上的交流,其实更多的是关于生活和人生的交流。

  东方早报:那你自己在面对生活的时候是怎样一种姿态  袁泉:我其实还一直在通往一个理想姿态的路上,还没有那么的从容。 有时候你确实想要安静、想要一年只琢磨一个角色,你想要允许自己停下来,花很长时间,能够达到一种更有创造性的状态。 但是对于我们演员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的事务性工作,真的挺庞杂的。 所以,可能还是自己不够强大吧。   东方早报:感觉到你还是在不断思考和学习中,很多演员无法保持一个学习和训练的状态。

  袁泉:这确实是个很大的问题。

其实我自己也做得不怎么好。 所以我喜欢复排的时候,对我很有帮助,因为感觉就像小时候学京剧练功的状态。 而且有时候人在某一个阶段,只能以当时的状态面对这个角色,但岁月灯塔漫漫长,重新回来以后,就会是另一种视野、另一个状态。

  东方早报:上次焦晃老师说起特别想和你一起演一个话剧,后来你们又有聊起过吗  袁泉:后来聊起过一次。 焦晃老师是我特别崇拜的一位艺术家。

但我们有一个共识,就是一定要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剧本合作。

现在要找原创剧本其实是非常艰难的。 其实一个很健康的创作环境,需要非常严谨的创作态度。

任何投机取巧其实都是长久不了,在当下看上去吸引眼球的、速食的东西,我想最终都不会有生命力的。 一个演员,是剧组的一个螺丝钉,我更关心的是导演是谁,剧本究竟怎样,我能不能从中学到什么。   东方早报:当了妈妈之后,你对人生的看法会不会有改变  袁泉:没有。

只是生活状态有了改变。 会因为孩子的存在,更珍惜时间。 在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会更希望和她多呆一会。

在离开她工作的时候,会更珍惜独处的时光。 不过有一点变化是,生孩子之前,我觉得我的人生和所有的存在都互不亏欠,我可以随时离开,但有了孩子以后我就不再这么想。 廖一梅在《琥珀》里有一句台词,因为你我害怕死去。

她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刚怀孕,我当时并不完全理解,直到我自己有了孩子,我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 更多人物信息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