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流雾》(徐文宣流萤)小说阅读by深海飞鱼

《沧海流雾》(徐文宣流萤)小说阅读by深海飞鱼

《沧海流雾》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徐文宣流萤的小说叫做《沧海流雾》,它的作者是烟落如梦写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她与他一见钟情,互生情愫。

他赠与她‘流雾’私定终身。 怎奈两界殊途,千阻万隔。

先有‘噬魂’抹去记忆,后有月老喂‘忘情’、绑红线,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经历千辛万阻,她与他能否改写三生石?最后能否携手此生?还是来生再相见?...《沧海流雾》第七章儿时回忆免费试读白羽从小就被家族那些孩子孤立,就因为他是异种的白色。 那些正统的都是绿色的孔雀,他们说他是杂类,不配说是孔雀群族的。

他的父亲也因此怀疑过他的母亲与其他鸟类有染,不然两只绿孔雀怎么会生出一只白色的孔雀?家里总是源源不断的争吵,记忆里都是母亲的哭声,后来在白羽三百岁的时候,他的母亲被流放了。 白羽追出去,被父亲回手扔在了地上,父亲觉得白羽是他家族的耻辱,从那之后小小的白羽就孤身一人了。 群族那些孩子都开始欺负他。

所以,从小白羽的童年都是自己,他没有什么小伙伴儿,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研习术法。

如往常一样,白羽研习术法的时候,被几个群族的孩子戏弄,满身伤痕的白羽滚落了崖边,再醒来他发现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他一边哭一边顺着溪流走。

“你的衣服好漂亮啊,你叫什么名字。 ”白羽抬头,发现前面站了一个小女孩,还有一个少年,女孩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哪里漂亮,都破败不堪了。

”少年说话冷冰冰的。 “可我觉得很好看啊,虽然都这么脏了,可是你看,像是会发光啊。 ”女孩说着走向白羽。 白羽下意识的退后。

女孩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 “喂,你这个小子,怎么这样子对我妹妹?”少年三步并作两步闪到白羽身前,白羽一惊。

“对,对不起。

”白羽低下了头。 他只是一直被欺负怕了,他只是条件反射的想保护下自己。

“啊,没事的,施泽哥哥,我想他可能觉得我们太陌生了。 ”女孩拉住了少年。 原来少年叫做施泽。

“我叫施泽,是这水妖,她叫流萤,一个小竹妖,你呢,叫什么?为什么会受伤?”施泽说着把流萤拉在了身后。

“白,白羽,白孔雀。 ”白羽显得很是怯懦。

“哇,白色的孔雀,那你肯定很稀有了吧?”流萤又跑到白羽身前,眼睛放光。 “可你这身伤又是怎么回事?”流萤伸向半空的手又缩了回来,她怕白羽又回避她。

“我,我。 ”白羽什么都说不出。

“你跟我们走,让流萤的师父给你瞧下吧,我看你伤的不轻。

”施泽示意白羽跟他们走。 那是白羽第一次见到群族之外的同类,他也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了友善。 “嗯。

”白羽点了点头。

顺着溪流,穿过竹道,前面空地上有座小的竹屋。 “师父,师父,我和施泽哥哥带回来个孔雀,您快给他瞧瞧。

”流萤边跑向竹屋边闹着。 话音刚落,从竹屋便走出一位女子,所有头发梳成了发髻盘绕脑后,看起来和她的年纪不太相符,穿着飘袖的天香裙,层层叠叠,好不飘逸,袖子和裙子都铺着大朵的牡丹,很是华贵,不过和这清幽的竹林很是不衬。

“孔雀?孔?”女子说着抬头看到了白羽。

那是一双清澈但充满恐惧的眸子。 “这个孩子生的好生俊俏,”流萤的师傅摸着白羽的头,“不过这身伤?”“没,没什么大碍。 ”白羽下意识想躲,可是却没动。 “来,进屋我给你看看,”流萤师父说着便拉白羽进了竹屋。 “还好都是皮外伤,休养个几天就好了,乖,不用怕。

”师父显然看出了白羽眼里的不安。 “我呢,是牡丹,是流萤的师父,你呢叫我牡丹姨就可以了,小朋友。

”牡丹微笑。 “一会儿啊,我叫施泽把你送回家,天都黑了,家人会担心的,不过你以后可以常来玩的。 ”牡丹边给白羽擦拭外伤边说。

“一会上药可能会有些疼,忍不住就哭,没事的。

”“白羽不哭,白羽已经八百岁了,再也不是两三百岁的小孩子了。

”白羽强忍泪水,他要流出的泪水不是因为周身的疼痛,是因为从来没人这样关心过他。

“两三百岁的小孩子?你是说我嘛?”门口流萤探出头来。 “我有三百岁了,可我觉得我也不是小孩子呢!”流萤还奶声奶气的。

牡丹忍不住笑了出来。 回去路上。 “说了不让你跟着,你怎么来了?”施泽看着偷偷跑来的流萤。

“我是怕施泽哥哥回来的时候没有陪伴啊?”流萤嘟起嘴巴。

白羽只是默默地走着。 “小孔雀,你说你家就在隔壁的山林,可是咱这都快一个时辰了,还没到么?”施泽转身问白羽。 “我,其实,是迷路了。

”白羽吞吐。 “啊?!”施泽和流萤一同发出惊叹。 “可是施泽哥哥,你不是说你现在成年了,会飞了么?你飞去不就好了?”流萤眨巴着她的眼睛,紫色的瞳孔。

“飞?我也得知道往哪飞啊,再说,我带不了两个人。

”施泽显得无奈。

不过兜兜转转,白羽最后总是找到了家,临别。

“我,我以后真的还可以找你们去玩么?”白羽还是那样怯懦。 “可以啊,就是别再迷路了,这一晚,天都快亮了。

”流萤叉着腰对白羽讲。 白羽还没学会怎么和别人相处,从小自己孤单惯了,但是他也想有他的小伙伴。

施泽,流萤,他在心里默记,这是他八百年来从出生,第一次不嫌弃他的人,不嫌弃他是异化的白色孔雀,反而还被那个小女孩说了漂亮。 “再会!”施泽说完带流萤离开了。

再会,再会,再会。 白羽为施泽这句话开心,再会就是能再见的意思。 从那时起,白羽总会偷偷跑去和施泽,流萤待着,孔雀群族最厉害的法术就是幻化术,没有哪个群族比他们更追求完美,追求细节。

可是流萤,这个小笨蛋,打打杀杀在行的很,幻化术怎么也教不会她。

用流萤的话讲,就是她是竹子,天生木然,没有天赋。 施泽也会教他们御水,但是他俩也是学不会,看来有些骨子里的东西真的是需要天赋的。 尽管这样,他们还是乐此不疲,彼此交流彼此的术法。 流萤总是说等她长大了要做个侠女,飞来飞去打坏人,她问白羽有什么心愿,白羽说自己没什么心愿了。 因为他的心愿已经实现了。 就是能有属于自己的朋友。

小说《沧海流雾》第七章儿时回忆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