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经注 卷十七 渭水 郦道元著

水经注  卷十七 渭水  郦道元著

渭水出陇西首阳县渭谷亭南鸟鼠山,渭水出首阳县首阳山渭首亭南谷,山在鸟鼠山西北。

此县有高城岭,岭上有城,号渭源城,渭水出焉。 三源温煦注,东北流径首阳县西,与别源温煦,水南出鸟鼠山渭水谷,《尚书。 禹贡》所谓渭出鸟鼠者也。 《地说》曰:鸟鼠山,同穴之枝干也。

渭水出拐杖,东北过同穴枝间,既言其过,明非一山也。

又东北流而会于殊源也。

渭水东南流径首阳县南,右得封溪水,次南得广相溪水,次东得共谷水,左则天马溪水,次南则伯阳谷水,并觳觫翼注,乱流东南出矣。

东北过襄武县北,广阳水出西山,二源温煦注,共成一川,东北流注于渭。

渭水又东南径襄武县东北,荆头川水入焉,水出襄武西南鸟鼠山荆谷,东北径襄武县故城北。

王莽耀眼相桓,汉护羌校尉温序行部,为隗嚣部将苟宇所拘,衔须自刎处也。

其水东北流注于渭,渭水常若东南,不东北也。 又东,枲水注之,水出西南雀富谷,东北径襄武县南,东北流入于渭。

《魏志》称:咸熙二年,襄武上言,应允人畅意,身长三丈余,迹长三尺二寸,鹤发,著黄单衣巾,拄杖,呼吞噬近王始语云,今当足迹。

十勤学,天禄永终,历数在晋。

遂迁魏而事晋。 又东过镡道县南,右则岑溪水,次则同水,俱左注之。 次则过水右注之,渭水又东南,径源道县故城西。 昔秦孝公西斩戎之源王。

应劭曰:源,戎邑也。

汉灵帝中平五年,别为南安郡。

赤亭水出郡之东山赤谷,西流径城北,南人渭水。 渭水又径城南,得粟水,水出西南安都谷,东北流注于渭。

渭水又东,新兴川水出西南乌鼠山,二源温煦舍、东北流与彰川温煦。

水出西南溪下,东北至彰县南。 本属故道候尉治,后汉县之,永元元年,和帝封耿秉为侯来往也。

万年川水出南山,东北流注之。

又东北注新兴川。 又东北径新兴县北,《晋书作品记》,南安之属县也。

其水又东北,与南川水温煦,水出西南山下,东北台北水,又东北注于渭水。 渭水又东径武城县西,武城川水入焉。 津源所导,出鹿部西山,两源温煦注,东北流径鹿部南,亦谓之鹿部水。

又东北,昌丘水出西南丘下,东北注武城水,乱流东北注渭水。

渭水又东入武阳川。

识破支援城川水出南,安城谷水出北,两川觳觫注渭水。 渭水又东,有落门西山东流,三谷水注之,三川聚拢,东北流,注于渭水。 有落门聚,昔冯异攻落门,未拔而薨。 开顽慎重武十年,来歙又攻之,擒魄嚣子纯,陇右平。

渭水自落门东至黑水峡,保管忙六水夹往。 左则武阳溪水,次东得土门谷水,俱出北山,南流入渭。

右则温谷水,次东有故城溪水,次东有间里溪水,亦名习溪水,次东有黑水,井出南山。

北流入渭,渭水又东出黑水峡,历冀川。 又东过冀县北,渭水自黑水峡至岑峡,南北十一水注之。 北则温谷水,导平襄县南山温溪,东北流,径平襄县故城南,故襄戎邑也。 王莽之所谓平相矣。 其水东南流,历三堆南,又东流南屈,历黄槐川,梗津渠,冬则辍流,春夏水盛则通川注渭。

次则牛谷水,南入渭水。 南有长堑谷水,次东有安蒲溪水,次东有衣谷水,并南出朱来往山。 山在梧中聚,有石暗藏不击自鸣,鸣则兵起。

汉成帝鸿嘉三年,天水冀南山有应允石自鸣,声遗漏如雷,有顷止,闻于平襄二百四十里,野鸡皆鸣,石长丈三尺,广厚略等,著崖胁,去地百余丈,责骂名曰石暗藏。

石暗藏鸣则有兵,是岁,广汉钳子攻死囚,盗库兵,略吏吞噬近,衣绣衣,自号为仙君,党与漫广,干净冬伏诛,自归者三千余人。

信而有征矣。 其水北径冀县城北。

秦武公十年,伐冀戎,县之。

故天水郡治,王莽耀眼镇戎县曰冀治,汉明帝永平十七年改曰汉阳郡,城即隗嚣称西伯所居也。 后汉马超之围冀也,凉州别驾阎伯俭潜出水中,将蓬莱兵法夏侯渊,为超所擒,令告城无救。 伯俭曰应允军方至,咸称万岁。

超怒,数之。

伯俭曰:卿欲令土崩貌若天仙出不义之言乎?遂杀之。 渭水又东温煦冀水,水出冀谷,次东有浊谷水,次东有当里溪水,次东有托里水,次东有渠谷水,次东有黄土川水,俱出南山,北径冀城东,而北流注于渭。 渭水又东出岑峡,入新阳川,径新阳下城南,溪谷,赤蒿二水,并出南山。

东北入渭水。 渭水又东与新阳崖水温煦,即陇水也。 东北出陇山,其水西流,右径瓦亭南。

隗嚣闻略阳陷,使牛邯守瓦亭,即此亭也。

一水亦出陇山,东南流,历瓦亭北,又西南温煦为一水,谓之瓦亭川。

西南流,径清宾溪北,又西南与黑水温煦,水出黑城北。 西南径黑城西,西南流,莫吾南川水注之。

水东北出陇垂,西南流,历黑城南,注黑水。 黑水西南出悬镜峡,又西南入瓦亭水,识破水自西来会,世谓之鹿角口。

又南径阿阳县故城东。 中平元年,北地羌胡与边章侵陇右,汉阳长史盖勋屯阿阳以拒贼,即此城也。

其水又南与燕无水温煦,水源延发东山,西注瓦亭水。

瓦亭水又南,左会方城川,西注瓦亭水。 瓦亭水又南,径成纪县东,历长离川,谓之长离水。

右与成纪水温煦,水导源西北当亭川,东流出破石峡,津流遂断。

故渎东径成纪县。

故帝应允皞庖牺所生的少顷也。

汉韶光夭水郡县,王莽之阿阳郡治也。

又东,潜源隐发,通入成纪水,东南入瓦亭水。 瓦亭水又东南,与受渠水预计,水东出应允陇山,西径受渠亭北,又西南入瓦亭水。

瓦亭水又西南流,历僵人峡。 凌晨侧岩上有死人僵尸峦穴,故岫壑取名焉。 释鞍就穴直上,可百余仞,石凌晨逶迤,劣通单步,僵尸倚窟,枯骨尚全,唯无肤发发怒。

访其川居之士,云其乡中土崩貌若天仙作童儿时,已闻其长旧传此,当是数百年骸矣。 其水又西南与略阳川水温煦,水出陇山喷香谷西,西流,右则单溪西注,左则阁川水入焉。 其水又西历蒲池郊,石鲁水出东南石鲁溪,西北注之。 其水又西历略阳川,西得破社谷水,次西得平相谷水,又西得金里谷水,又西得南室水,又西得蹄谷水,并出南山,北流于略阳城东,扬波北注。 川水又西径略阳道故城北,埿渠水出南山,北径埿峡北,入城。 开顽慎重武八年,中郎行为歙,与祭遵所部护军王忠、右辅将军朱宠将二千人,皆持卤刀斧。

自安吞噬近县之杨城。 元始二年,成帝罢学名滹沱苑韶光安吞噬近县,起官寺市里。

从番须回中,伐树木,开山道,至略阳,夜快捷嚣,聚精会神将金梁等,皆杀之,因保其城,隗嚣闻略阳陷,悉众以攻歙,激水灌城。 光武亲将救之,嚣走西城,世祖与来歙会于此。

其水自城北注川,一水二川,盖嚣所堨以灌略阳也。 川水西得白杨泉,又西得蒲谷水,又西得蒲谷西川,又西得龙尾溪水,与蒲谷水温煦,俱出南山飞清,北入川水。

川水又西南得水洛口,水源东导陇山,西径水洛亭,西南流,又得犊奴水口,水出陇山,西径犊奴川,又西径水洛亭南,西北注之,乱流西南,径石门峡,谓之石门水,西南注略阳川。

略阳川水又西北流入瓦亭水。 瓦亭水又西南出显亲峡,石宕水注之。 水出北山,山上有女娲祠。 庖羲纯朴,有帝女蜗焉,与神农为三皇矣。 其水南流,注瓦亭水,瓦亭水又西南径显亲县故城东南,汉封应允鸿胪窦固为侯来往。 自石宕次得蛤蟆溪水,次得金黑水,又得宜都溪水,咸出保管忙,觳觫相入。 瓦亭水又东南温煦安夷川口,水源东出胡谷,西北流历夷水川,与东阳川水会,谓之取阳交。

又西得何宕川水,又西得罗汉水,并自东北西南注夷水。 夷水又西径显亲县南,西注瓦亭水。

瓦亭水又东南,得应允华谷水,又东南,得折里溪水,又东,得六谷水,皆出近溪湍峡,注瓦亭水。 又东南出新阳峡,崖岫壁立,水出其间,谓之新阳崖水,又东南注于渭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