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回 倭寇攻城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四回 倭寇攻城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悄悄地问钱广来:“胖子,这是怎么回事?”这大半年他与钱广来朝夕相处,钱广来本身也是个随和乐天的人,混熟了就开始叫起外号来。 “老弟,大概是有敌军进犯了,或者是有人造反。

”“敌军?没听说有外敌入侵啊,莫非又是宁王造反?”“不知道,我们还是亲自去看一眼的好。 ”二人既已议定,便起身出了茶馆,街上一片兵荒马乱的景色,到处是奔走的百姓与一队队奔向城南的士兵。

二人嫌如此走路太慢,便走入一处僻静小巷中,一提气跃上屋顶,施展起上乘轻功,只三四里路,便奔到了安德门附近的一段城墙下。 四顾无人,城头上传来鼎沸的人声,似是有不少百姓也在这里看热闹,二人施展壁虎游墙术,登上了城头,只见向东数百米处的城门正上方围着不少百姓,正在对着城外指指点点,而城门下,上千名士兵已经开始集结,似是准备出城。

李钱二人心领神会,慢慢地走了过去,挤入人堆,钱广来那硕大的体形一下子挤开了一条通道,二人站到了前排,向城外放眼望了过去。

只见数十个打扮怪异,身材矮小,奇装异服的家伙正挥着明晃晃的刀,在冲着城头叫骂。

每个人都扎了个高高的冲天发髻,脑门上完全剃光,如凶神恶煞一般。 瞧这帮人身长均只有六尺出头,举的刀倒是足有三四尺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习武之人一看既知,这些都是宝刀。 李沧行与钱广来倒吸一口冷气,失声道:“倭寇!”这些人正是明朝所称的倭寇,中国一向称东方某岛国为倭国,这年正值倭国内处战国时期,兵祸相连,大批战败的武士与剑客无以为生。 下海当了海盗,对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烧杀掳掠,国人皆称来自这个国家的海盗们为倭寇。

李沧行在武当时即听说倭寇皆凶狠剽悍,好勇斗狠,其刀法技击源自中国古代的唐手与陌刀刀法,自成一系,经过上千年的演化,也如中原武林一样分出多个流派,加之连年战乱,流存的武技皆极注重实战。

出手狠辣不留情。 但这一切只是留存于师长们的闲聊之中。

今天却是第一次得见。 钱广来低声对李沧行道:“老弟,一会留意他们的刀法,看起来这帮倭寇所使兵刃都非凡品,那种浓重的杀气更是在我们这里都能感觉到。

不过就这几十个人就敢攻南京城。 未免太不自量力!”李沧行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一个人,在一堆杀气冲天,满脸刀疤与横肉的倭寇里,有一个三十多岁,满脸胡碴的人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这人脑门前的头发没有剃,留着长长的鬓角,个子中等,高过一般的倭寇,一长一短两把刀始终插在鞘中。

衣服上破破烂烂,用根草绳系在腰间权当腰带,抱着胳膊站在那里,裤脚高高地挽起到膝盖处,小腿露在外面。 脚上穿了一双草鞋。

李沧行的招子极亮,练暗器时被训练得即使隔上百步,也能看清一根细细的发丝,他感受不到这人身上的杀气,但能看到其貌似散淡的眼神中,间或神光一闪,即使只有一闪,也足以动人心魄,就象陆炳在黄山那夜时给他的感觉一样。

城门开始打开,两千多名兵将奔了出来,盾牌手在前,刀斧手和长枪兵在后,最后是三四百弓箭手,两侧各有数十名骑兵掠阵,而带队的将官则骑着高头大马位于阵后。

这是明军标准的鱼鳞阵,强调阵型和多种兵器的配合。

钱广来脸上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悄悄地对还盯着那人入神的李沧行道:“老弟,情况好象不太对,你看这些官军?”李沧行顺着他的手看去,发现前军的盾牌兵尚可称军容严整训练有素,中间的长枪手和刀斧手们,不少的年龄都可以当前军的爷爷了,多数人的刀枪根本举不动,勉强是扛在肩上的,防具方面,更是只有一层薄薄的皮甲披在身上。

再一看后面的弓箭手,一大半人象是刚从丐帮拎出来的,面有菜色,甚至有些人连敌人都没看到,就在微微地哆嗦,那骑马将官身边的几员小校正在后面来回奔走,不时地用鞭子抽打几个在发抖的可怜虫。 钱广来胖胖的圆脸上肥肉似乎都堆到了一起:“老弟,官军这样不太妙啊,远程制敌的弓箭手和中间肉搏的军士们,多数不是未战先怯的胆小鬼,就是老迈无力的爷爷兵,虽然人多,但看那帮倭寇个个如狼似虎,真打起来让人担心哪。

”李沧行没见过真正的战阵,但在落月峡一战时也见识过修罗战场,当日无论正邪,起码都是敢战能战之士,不似此等官军的花架子。 闻得钱广来之言,心下不免忧虑。 这时只见城上开始擂鼓,列好阵型的官军开始缓缓前进,弓箭手们从队列中穿过,走到阵前,中间的刀斧手长枪手们速度不一,整个队形开始略微脱节。

左翼的尚可跟上,而中间及右翼的队伍则在前三排的盾牌手与第四排的刀斧手中间形成了个二三十步的间隙,刀斧手的间隙中,弓箭手们正在不情愿地慢慢走向前方。 突然间,远方的倭寇中一名特别高大,全身盔甲,象是首领样的家伙举起了一面小红木牌。

这人一直坐在一张马扎上,从开始就没动过,戴着一副恶鬼面具,看起来狰狞可怖。 倭寇们一见,全部从怀里摸出一个类似的恶鬼面具戴在脸上,转过头来,个个好似凶神恶刹,配合着那些日光下闪闪发光的战刀,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这些倭寇齐齐地发出一声拖着长音,怪里怪气的喊声,六七十人动作整齐划一,齐齐地向明军的中央扑来,速度之快如离弦之箭,本与明军前排的盾牌手间三百步距离,瞬间已至百步以内,只有首领和那个抱臂倭寇一动不动。 骑马的明军将官一见敌人这来势,惊得在马上大叫:“放箭,快放箭。 ”随着几个军校的怒骂声与皮鞭声,还混在刀斧手中的弓箭手们也顾不得瞄准,一个个抽出了箭袋中的箭,胡乱地向天上射了出去。 四五百只箭,根本形不成本应箭雨遮日的箭岚,而是稀稀拉拉,东一支西一支地射出。 一大半箭不到一百步就落了下来,甚至还有几箭直接掉到了前排盾牌手的身上,几个盾牌兵一边叫骂着一边蹲下了身子。

只有少数的数十支箭还算是强弓,准确地飞向了正在奔来的倭寇们。 李沧行摇了摇头,他从这些倭寇的身形上看知道个个都是高手,以他们的武功打落这些弓箭没有一点压力。 这时让李沧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倭寇们发出一阵怪笑,没有一个人用兵刃打落这些羽箭,二十多人把刀向地上一插,整个人凌空跃起,只听啪啪声不绝于耳,这些人落地时,每个人的双手都多了两三支箭!李沧行吃惊地张大了嘴,以手接箭是极高的武学,澄光曾说过练到这种程度的人必是可以空手入刃的格斗大师,也一定是暗器方面的高手,李沧行虽暗器功夫在武当可排前三,却也练不到如此地步。

还没等李沧行的嘴合上,接箭的倭寇们双手齐发,数十支羽箭纷纷以甩手箭的手法射向了明军的前阵,只听惨叫声不绝于耳,十余面木制盾牌竟被生生打穿,连穿着铁甲的军士们也被射中,十余人立即仆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