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贪婪是因为看到了太多,心里装了太多

马德:贪婪是因为看到了太多,心里装了太多

作者:马德  小时候去河滩放牛,我发现牛很痛苦。

  牛缰绳的一端,被一根铁橛钉在草地上。 牛所能吃到的,是方圆一缰绳之内的草。

然而,我发现,牛总是对缰绳半径之外的草更感兴趣,有时候,为了够到那些草,不惜被笼头勒到疼痛。   其实,缰绳足够长,缰绳半径之内的草也足够吃。

牛的痛苦在于,看到了自己够不着的草。

而且,在它看来,那些草远比吃到的要好。   其实,人的德性也一样。 有些利益,不能看到,看到也就完蛋了。 张君是公司里公认的活得云淡风轻的人,业务能力强,活也不少干,还什么也不争,什么也不抢。

大家都觉得他就这样一辈子淡泊下去了,谁承想,几个头目集体犯了事,上级要求新任领导必须是业务叫得响群众基础好的人,张君轮上了。 那些日子,大家突然发现一个陌生的张君,为了当上单位的一把手而上蹿下跳。 原来那个平静温和的人,再也找不到了。   人们像评价《铡美案》中的陈世美一样评价着他。 一个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翻脸比翻书都快。 大家一边评价,一边狐疑地看着周遭的每一个人。 仿佛,第二天就有人变成另一个张君。   有位开农家乐的大姐,一次看鉴宝节目,见有人花几千元买了对瓶子,结果市场估价到了二百万。

她想,天哪,我干一辈子可能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于是,她也花了万余元买了只青花瓶子,兴高采烈地带着它到了“寻宝”节目,主持人让她估价,她说怎么也得八九十万吧。 结果,专家一鉴定,瓶子上的图案是电脑喷绘出来的,她的宝瓶不过是件现代工艺品。

  靠旅店的收入,虽然不会大富大贵,开旅店的大姐也会过得有滋有味。 然而,她看到别人一夜暴富,便也希望发笔横财。

这个世界上,好多原本活得很幸福的人,因为看到了不必看到的,一下子变得贪婪起来。   当然了,不是所有看到的都会让人按捺不住。 乞丐看到百万富翁,除了希望对方能施舍自己些钱之外,并不幻想自己也能成为百万富翁。

但是,如果看到另一个乞丐乞讨得比他多,就会心动。 他一定想知道,对方是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讨来那么多的钱。

  所以,看得见够不着的,并不会扰人,怕就怕那些看见了,蹦一蹦能够得着的。 真正的痛苦还在于:蹦一蹦,自己没够着,别人却够着了。

人总是狭隘的,既然自己得不到,多么希望别人也得不到,这样才公平,这样才平衡。

  人世的贪婪和奸邪,大约都是这么来的吧。 【全文完】【喜欢就分享吧】——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