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太熟之前,离我远一点儿励志教育

没太熟之前,离我远一点儿励志教育

在芬兰,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乘坐公交车的时候,上车时哪怕还有一个空位,都不能坐在已经落座的人身边。

万一傻乎乎地一屁股坐下了,你身边的人很可能立刻起身去找另外的空位,这种“不留面子”的举动会让你相当尴尬。 排队等车时也很有意思。

一条长队,彼此恨不得隔个一米的距离。 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看报纸、书、手机,或是放空。 在他们看来,人和人之间保持私有空间,不要贸然侵入,是起码的礼仪。

有段时间,我很害怕当时的工作。 没错,是害怕。

那份工作需要与外界进行大量的交流与沟通,需要认识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并在最快的时间里与对方尽可能地熟络。 最多的时候,我在一天的时间里,坐在同一家咖啡厅的同一个位置上,见了整整九拨客人。 从天亮到天黑,喝了十几杯咖啡。 每一个人都要待以饱满的热情和笑容。

握手、寒暄、互换名片,等到对方离开时,已经仿佛几十年的知交一般依依不舍。

心里是虚的,身体是空的。

短暂的时间里,你根本无法了解对方的三观、爱好、思想,唯一获取的就是对方是否愿意达成生意上的合作。

如果遇到一个性格冷淡的对象,只是简单明了地谈项目,反倒让人松口气。

不幸的是,一旦遇到一个热情过头的家伙,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对方上来就会给你一个亲昵的拥抱,整个见面过程中持续询问你的星座、血型、属相,以及你公司的八卦,她公司的趣闻……而你始终要表示出兴致勃勃的样子,绝不能有一丝的不耐烦。 好不容易熬到告别,她挽着你的胳膊贴着脸:“亲爱的,今天聊得太投缘了,回头我介绍你跟我的闺蜜认识,一起喝下午茶,有钱大家一起赚哦!”你说“好的没问题”,却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个冷战。 从陌生人到亲爱的,这进展实在太快,有些承受不来。

还有很多人,同样会表示出对“自来熟”的抗拒。

我一位很好脾气的朋友去做SPA。

按摩师是个相当热心的女人,不停地询问她的私人情况:恋爱了吗?结婚了吗?孩子是一胎还是二胎?房子是一室还是两室……那位朋友起初还耐着性子回答,等到她问出“您做什么工作的呀?”,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她与我是同行,平日里靠写书为生,销量也很不错。

偏偏作家这个职业很特殊,怎么说呢?别人赞你一声作家那是过誉,自己要是说自己是个作家,那就太不谦虚了。 但不说是作家,总不能说自己是无业游民吧。

于是朋友憋了半天,勉强回了一句:“我是个写字的。

”“写字?写什么字?”按摩师一下子来了兴趣,“现在还有靠写字赚钱的呢?搞书法的?设计签名的?”朋友哭笑不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请您好好按摩吧。

”那按摩师愣了愣:“可我还不知道您是做什么的呢。

”朋友有些不悦:“我知道您是做什么的就可以了。

”按摩师居然委屈了:“我只是想跟您熟悉一点儿。 ”朋友答:“您熟悉我的身体就可以了,没必要熟悉我的生活。 ”再大的世界,也有角落。 再开放的人,也有私生活。

你觉得那只是聊聊生活,其实已经冒犯了私生活。

前段时间网络上有一则新闻,说是某个狂热粉丝偷配了钥匙,跑到偶像家里去蹲守。 偶像一回家,发现粉丝正一丝不挂地躺在浴缸里泡澡,吓得快要昏厥,立刻报警,让警察将粉丝请走。 明星们比较习惯于各种热情,什么上厕所被尾随、在机场被堵截都算家常便饭。

“不抗拒”是公众人物的职业道德,但是否感到不适,就只有自己才知道。

跟一位红了很多年的艺人聊天,他说直到今天还是无法适应那些突如其来的热情。

本来正常地走在路上,突然冲出来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大喊“我爱你”,强行拥抱,甚至强吻,各种肢体接触,或者没完没了地倾诉绵绵爱意,实在有些难堪。 我说:这都是成名的代价,还不是因为粉丝太爱你。 他说:我明白,我也知道她们真的很爱我。

但你能理解吗?在她们心里,早与我见过千百次面。

她们了解我的星座、血型、爱好,甚至可以在接机时热情地跟我招呼:“嗨!又要回家啦?握个手吧,等你很久了。 你干吗戴墨镜?摘下来吧,我们都看不到你的眼睛了……”可我完全不了解她们啊。 我没见过她们的脸,没参与过她们的人生,甚至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我对她们笑,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不知道她们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只能一次次被反复拥抱、合影、签名……她们觉得我是最亲密的人,可她们对于我,却是今天第一次见面的人啊。

两个人之间的界限,并不是由单方面判断的,应该由我们双方来界定的,不是吗?最后他苦笑:这么多年了,我常被粉丝无私的爱而深深感动,但感动依然难以完全消除掉那种隐约的尴尬。

感动是本性,尴尬却是本能。

他不知如何开解自己,只好永远压制本能。

在一场女性的私密聚会上,一位女士的漂亮唇色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女士很得意,说这是某品牌限量色号的口红,最近成为新宠,回头率很高。 朋友们纷纷提出想试一下色。

女士不好意思拒绝,拿出了口红。

第一个接过口红的是一位貌不惊人的姑娘。 只见她先拿出了一包消毒湿巾,擦了擦手,再用指肚在口红上轻轻抹了一下,最后再把指头上的口红抹在自己的嘴唇上。

其他人有样学样,也都一一试过。

口红交还时,几乎还保持着原来的形状。

女士很高兴,始终保持着愉快的笑容。

姑娘的做法显然是极有修养的。

口红是私有物,除非两人极其亲密,否则被陌生人涂过嘴唇,主人尽管不说,定会心中不悦,极端一点儿的甚至会在事后直接扔掉。

一桩分享的美事成了烦恼,实在不值得。

私有物,也是私生活的一部分。 尊重他人的私生活,保持最安全的距离,是通情达理的表现。

到他人家中做客,未经允许不要随意闯入除了客厅以外的房间。

不要随意坐主人的床铺,不要在沙发上变身抠脚大汉。 不要乱拿水杯喝水,不要乱开抽屉和柜门。

不要贸然询问他人的婚姻恋爱状况、工资收入和年龄家世。 不要突然摸别人的头、脸,搂抱或者亲吻……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不请自来。

不要以为“自来熟”是可以秒杀一切的利器,在未曾充分了解的时候,任何人都会对陌生人持有戒备的心理。

主人说“随便点儿,别客气”,那是主人的礼貌。

对客人来说,应时刻保持一点儿敬畏——“别不把自己当外人”。

不让他人感到任何不适和恐慌,是优雅社交的第一要素。

亲密者,亲密是情趣。

陌生者,亲密是骚扰。 在我们还没太熟之前,请离我远一点儿。 ■作者简介:辉姑娘,原名吕辉,新果文化签约作者,畅销书作家。 曾出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时间会证明一切》等作品,销售逾百万册,蝉联2014、2015年度畅销书大奖,被誉为“互联网时代新女性代言人”。 新书《这世界偷偷爱着你》,全线热销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