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

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

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

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耳。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 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译文  初春的早晨在藤床纸帐这样清雅的环境中醒来,却有一种说不尽的伤感与思念。 此时室内唯有时断时续的香烟以及香烟灭了的玉炉相伴,我的情绪如水一样凄凉孤寂。 《梅花三弄》的笛曲吹开了枝头的梅花,春天虽然来临了,却引起了我无限的幽恨。

  门外细雨潇潇下个不停,门内伊人枯坐,泪下千行。

明诚既逝,人去楼空,纵有梅花好景,又有谁与自己倚阑同赏呢今天折下梅花,找遍人间天上,四处茫茫,没有一人可供寄赠。

  注释  孤雁儿:《孤雁儿》原名《御街行》。 《古今词话》无名氏《御街行》词有听孤雁声嘹唳句,故更名《孤雁儿》。

  藤床:藤条编织的床。

纸帐:茧纸做的帐子。

  佳思:好心情。

  沉香:薰香的一种。

玉炉:玉制的香炉或是香炉的代称。

  三弄:即梅花三弄,古代笛由名,或称梅花引。

  梅心惊破:指梅花闻笛而心伤。

  春情意:喻指当年夫妻情深。   萧萧地:淅淅沥沥。 地,语助词。   吹箫人去:《列仙传》:萧史者,秦穆公时人也,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鹤于庭。 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 公遂以女妻焉。 此言其夫赵明诚之去世。

  肠断:这里形容因丧夫而悲伤之极。 《世说新语·黜免》:桓公入蜀,至三峡中,部伍中有得猿子者,其母缘岸哀号,行百馀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即绝。 破视其腹中,肠皆寸寸断。   一枝折得三句:化用陆凯《赠》诗意。

折梅相送,丈夫故去,所以说没人堪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