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幸福,叫做天天吃面

有一种幸福,叫做天天吃面

香港美食家蔡澜说自己是个面痴,小的时候妈妈叫他吃白饭,他总是推三推四,遇到面就当仁不让。 妈妈问他:“一年365日,天天给你吃面,好不好?”他严肃地大力点头。 我和美食家有一个共同点——非常爱吃面。

最高记录是每天吃两顿面,连着吃了五天。 01对于面条最初的记忆之一是爸爸做的清汤面。 爸爸做的汤面,用龙须面,加肉丝和荷包蛋,出锅前洒葱花、香菜,特别简单但是有股特别的香气,无比美味。 有时爸爸兴起,会买鸡或牛肉熬汤煮面,但我一直觉得没有最简单的清汤面好吃。 寒冷的冬天总是想吃一碗有爸爸味道的热汤面,自己却做不出那种味道。

对于面条最初的记忆之二是妈妈做的冷面。 妈妈不会做菜,冷面却做得不错,冷面的做法非常简单。

把冷面煮熟,然后用凉水不停地冲洗揉搓,直到面条凉透。 用凉水加盐、酱油、醋和糖调制冷面汤,佐以辣白菜、香菜、黄瓜、煮鸡蛋、芝麻就是一碗非常好吃的冷面,是东北夏日人们常吃的一种可以消暑的面。 小时候去延吉的姑姑家,姑姑带我去冷面馆吃非常豪华的冷面,荞麦冷面配上煮鸡蛋、牛肉片、鸡肉丸、牛肉丸、辣白菜、苹果片、西瓜片,配料和面各占一半,装在玻璃大碗里,售价大约是30元,那会儿大人们的工资好像也才一千元左右,是童年非常奢侈的记忆。 在纽约法拉盛吃的冷面,味道非常古早、正宗,很多国内的冷面店反而做不出这个味道。 在纽约的韩国料理店吃的韩国冷面在首尔吃的冷面,韩国冷面和朝族冷面有很大不同,韩国冷面味道很清淡,朝族冷面却是酸甜口味,配菜也更丰富。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