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突袭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540章 突袭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这个夜晚,对银心城的许多人而言,注定是一辈子难以忘怀的。

整座城市因为异形的入侵,迎来了末世。 银心研究所也不例外,在更多的生物学家和助手们沉迷于让他们惊叹和兴奋的研究中时,对外界一无所知的他们,却不知道死神已经在向他们狞笑了。

“这是一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异兽,就眼前这只而言,我相信它在它们族群中的地位,只相对于我们人类中最常见最普通的平民。

”“我绝对相信,在它们之上,还有更强大更恐怖的异兽。 ”“如果非要我给它们定位,按照我们银龙帝国对异兽等级的阶定,我相信它们最低也是三级异兽。 ”手里寒光四射的复合材料制成的手术刀在信使异形体内小心地切割着,那个花头发的导授语气中不掩兴奋。

“导授,三级异兽的阶定,有些高了吧?”一个圆脸可爱的女助手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只低不高,我说的三级异兽的阶定,是以我们面前这个小家伙为根本的,如果出现了更强大的异兽,那我就要重新考虑阶定了。 ”导授并没有因为受到质疑而生气,反倒是从异形的基因掠夺开始细细讲解起来。

导授讲的很细致,那些助手和研究员也听得津津有味,同时在被他们解剖开来的信使异形微微侧了侧颅骨,只惊叹于它顽强的生命力,却没人注意到,就在他们身后的墙上,那厚重的金属墙突然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孔洞。 随着墨绿色的鲜血涌入,那细小的孔洞越来越大。 “什么味道?”如果说墨绿色的异形鲜血并不具备气味。 那么当它们和墙壁及地板的建筑材料腐蚀时冒起了轻烟,一个鼻子特别灵敏的助手抽动鼻子,转头看了回去。 “那是什么……”顺着轻烟一眼就看到了异常。

那个助手不禁惊呼了一声。

“哗……”几乎就是在他惊呼的同时,一股墨绿色的血泉奔涌而出。

原本不过手臂粗细的孔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 “不好!”导授只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助手没反应过来,他怎么可能认识那流到哪里哪里就会被腐蚀的液体是什么。

“嗡……”然而并没有给他们多余的反应时间,导授甚至还来不及冲到墙角摁下警报器,“嗡嗡”声中,在那泉水似的血液激涌中,几只“工蜂异形”钻了进来。 细小的身躯临空洒着血滴,当一“工蜂异形”飞到导授脸上时。

还不等它下手,身上沾满的腐蚀血液就融穿了他的脸颊。

在那痛苦的惨叫声中,“工蜂异形”消失在了他的脸上。

其它那些助手都吓呆了,当圆脸女助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时,一大片从迅速扩大的孔洞中钻出来的“工蜂异形”覆盖了他们。

尖叫、惨叫、痛苦的呻吟……当一只只信使异形从墙壁上已经形成的洞穴中急速地挤进来时,那间实验室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一个导授,三个研究员,五个助手。

已经死去的他们,身躯兀自在抽搐着。

“嘶……”低沉的嘶鸣声中,鱼贯而入的信使异形抵开实验室的门。 蜂涌而出。 当最后一只信使异形钻进那间实验室时,它并没有急于离开。

半人立而起趴在实验台上,它那涎水粘连的巨吻在连同头颅在内几乎被剖成了两半的小伙伴轻触着。

“嘶……”血肉模糊的嘴唇中喷吐着淡淡的白雾。 那只显然已经没救的信使异形微微动了动颅骨,发出一声低沉的嘶鸣。 响应它的,是一声更尖锐的嘶鸣声。 人立而起的信使异形,在放开实验台趴在地上的同时,那尖锐的尾刃就已经刺进了实验台上颅骨裂开的信使异形脑内。

当它在嘶鸣声中冲出了实验室时,实验台上的信使异形终于停止了抽搐,彻底不动了。

这时,地面上躺着的九具尸体上,一只只“工蜂异形”破开了他们的头颅、胸膛乃至肋下、双腿。

鲜血淋漓地飞了出来,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实验室。

惨叫和尖叫。 如同瘟疫病毒一般,迅速地在地下实验室中扩散开来。

一个个瘦削的黑影在实验室、通道中急速地移动着。

在它们经过的地方,血腥弥漫,惨叫连连。

银心实验室的防守力量,几乎全部被抽调去了外面。

谁又能想到,异形竟然突破了厚重的牢不可破的金属墙壁,选择了从地下攻击。 就算有人能想到这一点,可谁又能料到,军方一再认定大部分已经被歼灭的异形大军,竟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混进了银心城数之多。 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当接到了警报的特战队员在王蒙和胖墩的带领下,在最短的时间内冲进地下实验室时,只是一眼他们就通体发寒。

透明的“钢璃”墙壁隔开来的一间间实验室中,横七竖八满是尸体。

有的被残忍地斩首,有的脸庞完全被刺穿。

有的身上满是鲜血横流的创洞,有的几乎被撕碎了。 实验室及地下通道中,触目惊心的血河,欢快地流淌着。

“啊!救命!”远处,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声,然而不过刹那间就嘎然而止。 看着十几只信使迅速地消失在地下通风管道和天顶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王蒙瞬间就拿定了主意。

“你们离开吧,从上面彻底封锁这里,不要放一只异兽离开。 ”“还有通知黑翼舰队,让巡洋舰准备好随时攻击,如果在三朗钟内没有我的消息,让他们用主炮轰击吧。 ”左手拔出了微型粒子枪,王蒙在沉声下命令的同时,右手紧紧握住了自己那略显厚重类似地球长剑的冷兵器。

“老大……”一个特战队小头目刚一开口,劲风扑面间就挨了一巴掌。

“是!”那个小头目登时肃然领命,旋即一挥手带着其他特战队员迅速地撤离了。

“有这个必要吗?非得要搭上自己的性命吗?”目光紧紧盯在自己头面的通风管道上,胖墩握紧了一双格外粗大的拳头,苦笑向王蒙问道。

“银心城的异兽,显然是我们引来的,这已经很明显了。 最大的那只异兽在城内肆虐杀戮,引去了更多的视线和防守力量,然而让其它异兽从地底突破进实验室。 ”“虽然我不知道它们这么亡命地行动想干什么,但很明显,我们失败了。

”“银心实验室正在进行的各种研究不能泄露出去,所以失败的我们必须付出代价。 ”王蒙淡淡应了一句,随即猛地跃起来,右手中的重剑无声地刺穿了头顶的通风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