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一回 天命护体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回 天命护体沧狼行最新章节

一只血淋淋的的手,艰难地伸出了土堆,先是手指,是黑黑的手腕,然后是一片焦黑的小臂,手臂之上的线条,仍然明显,可是皮肤却几乎被烧得不复存在,即使是手臂上混了一层厚厚的泥土,仍然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泥土微微跳动着的血管,所有人都几乎认不出来了,这居然是李沧行的手?!陆炳惊得嘴巴合不拢了,两行血线,从他的两边嘴角处,顺着他被烤得一片焦黑的胡须流,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个天字第一号大特务,居然开始微微地发起抖来,他做梦也不敢相信,在这可以毁天灭地的天堂之令的攻击之,居然李沧行还没有死,还活着!随着这只手坚定而有力地环绕着,旋转着,高高的土堆开始逐渐地向两边散开,终于,第二只手也伸了出来,两只手向着两边一拨拉,厚厚的土层,突然如山崩一般,向着两边急速地塌陷,而一个被炸得浑身焦黑,身上除了一条残存的遮羞内裤,已经不着寸缕的身体,终于从土里钻了出来,摇摇晃晃地,站在了原地,那一头被炸得根根倒立,如同猬刺般的乱发,还有那双黑乎乎的脸上,仅存的两只红色的,精光四射的眼睛,证明了他的身份,不错,他就是李沧行!李沧行的身子摇摇晃晃地,几乎随时都要倒,可是那双红色的狼眼,仍然紧紧地盯着陆炳,他的声音很低,但仍然有力,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陆炳,你的这一掌,打完了。

我李沧行,还活着,是不是。 是不是让你失望了?”陆炳的浑身都在发抖:“你,你不是人。

你,你是怪物,人,人怎么可能在,在这样的掌力存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李沧行哈哈一笑,摇了摇头,看着陆炳的眼中。

尽是嘲讽之色:“陆炳,你,你也是人,不是,不是也能发得出天堂之令吗?难道,难道你也不是人了?”沐兰湘的脸上,已经破泣为笑,如春花般地灿烂,而幸福和喜悦的泪水,则是在她的眼中横流着。 看着已经一身黑不溜秋,几乎不成人形的李沧行,她的嘴唇微微地哆嗦着。 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炳的双膝一软,“扑通”一声,完全地跪倒在了李沧行的身前,在这一刻,他被打击的不仅是武功,更是作为一个武者的信心,刚才冷天雄所遭遇到的一切,这会儿全都回到了他的身上,出道以来。

几十年前,这位不可一世的锦衣卫头子。 还是第一次如此信心尽失,甚至对着眼前的对手。 再也不敢有任何一点战斗的心思。 陆炳的两眼盯着地面,喃喃地说道:“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天堂之令之,不会有人能挡得住,李沧行,你,你连气墙也没有,如何,如何能承受这暴击?!”李沧行已经不再看陆炳一眼,他向着沐兰湘微微一笑,柔声道:“师妹,我没事,现在,现在我要去看看彩凤。 ”沐兰湘不停地点着头,凤目之中,尽是爱意,而林瑶仙怔怔地站在一边,眼中光芒闪闪,手在微微地发着抖,却是一言不发。

李沧行转过身,一瘸一拐地向着屈彩凤走去,他的声音不高,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了陆炳的耳中:“陆炳,现在你可知道,什么叫真龙之血?什么叫不死之躯?什么,什么叫天命所选了吗?你以为,你以为你向着,向着宗主出卖,出卖你的*,出卖,出卖你的灵魂,学成了天堂之令,就可以,就可以置我于死地吗?不要,不要再做梦了,现在,现在把你的主人召唤,召唤出来,我李沧行,李沧行就在,就在这里等他!”赫连霸咬了咬牙,挡在了李沧行的身前,他的手里,紧紧地握着那杆黄金苏鲁定长枪,周身的蓝色战气已经渐渐地腾起,可是现在的他,虽然面对着眼前的,不成人形的李沧行,可谓是压倒性的优势。 但是,所有的高手都能看得出,他的那只本应该稳如泰山,有力而坚定,如同狮爪一样的右手,却是在微微地发着抖,从他那已经开始渐渐零乱的呼吸声中,更可以证实这一点,这位纵横大漠,眼高于项的兽王,在一个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李沧行面前,已经是肝胆俱裂,连一个起码的武者的自信,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李沧行的眼神冰冷,那红色的眼眶里,一对黑色的瞳仁,闪闪发光,他的喉结轻轻地动了动,从牙缝中透出几个字:“怎么,赫连霸,你想第一个死吗?”赫连霸的黄胡子微微地动了动,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愤怒,这让他的手抓紧了枪杆,可是他的目光,却是求救似地看向了冷天雄和陆炳,但是这两人,一个是昏迷不醒,另一个是失魂落魄,就连在地上的陆炳,也根本不想抬头看自己一眼,这让赫连霸的心,子变得如坠冰窖,拔凉拔凉的,而随着这最后希望的破灭,他竟然不自觉地向着一侧让开了两步,本来被他那魁梧身形挡住的屈彩凤,又重新出现在了李沧行的面前。

李沧行拖着脚步,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屈彩凤,在他的身后,留了一路的血迹,他却浑然未觉,徐林宗持剑而立,站在屈彩凤的身边,冷冷地看着李沧行,说道:“恭喜。

”李沧行面无表情地回道:“多谢徐掌门援手,照顾了我的彩凤,现在,就请交给我吧。

”徐林宗的眼中寒芒一闪,沉声道:“你的彩凤?你刚才不是说要离开她吗?”李沧行摇了摇头:“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无论如何,要等我们三人商量过后再决定,现在,请你离开,我要带彩凤回去。 ”徐林宗咬了咬牙,转身一个跳跃飞去,如同一阵清风拂过,不见踪影,李沧行吃力地弯了腰,向着屈彩凤伸出了手,想去拉她,突然,屈彩凤的两只美目中,两道带了凌厉杀气的黑芒闪过,素手一挥,右腕一抖,冰冷的刀锋一闪,玄冰双刃的短刀,不折不扣地插进了李沧行毫无防备的腹部,直至没柄!。